[连载] 武尊少林

少林,少林,有多少英雄豪杰都来把你敬仰。少林,少林有多少神奇故事到处把你传扬
作者
赌神高进 发表于:2015-08-30 20:28:34
赌神高进

                                                                                                          引子
        寒风如刀,割裂天地间的茫然,倏忽间的风雪在他眼前迷蒙,却在他的心间停留。他不知自己来自何处,也不知去往何方,脑海里只有那宾客欢宴的无尽和炮竹喜乐的喧腾。
呼~又是一阵风起,片片雪花将落未落的时候化作额头上蒸腾的雾气;他宁愿自己没有这一身的本事,倒在这天地雪白之中,未尝不是理想的归处。
        精纯的内力给了他寒暑不侵的体质,身体的机能倒在这个时候将了死去的内心一军。最痛苦的时间已经过去,最无奈的情仇也已消逝,自己存在的意义又会是什么,思考能力正伴随着冷风冻僵,瓦解。幸好,身体还没有冻僵,他缓缓举起手掌,瞧着让算命先生赞叹的掌纹桃花,一声苦笑,自盖天灵。
        “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伴随着佛偈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不过不重要,因为他已经听不到了。

                                                                                                      一.少室山下
        巍峨嵩山,馥郁葱葱。千年古刹,清圣庄严。河南嵩山分太室少室,少室山山势颇陡,山道是一长列石级,规模宏伟,传闻是唐高宗为临幸少林寺而开凿。少室山的山道下,一灰一黄两道僧影拾级而上,一路俱是默然;灰袍是一名老僧,须眉皆白,不知年岁几何,换过僧衣便是邻家老翁模样。黄袍的是一位青年僧人,剑眉星目,面容英俊,只是一脸苦相,毫无年轻人的生气。
        约莫走了半个时辰,只见对面山上瀑布飞珠溅玉,奔泻不回,群山林立一旁,便到了一个小村。村中约有几十户人家,多以买卖香油火烛为生,入鼻皆是香料气味,青年僧人快步走到路旁一家茶店,对店家合十一揖,道:“施主,两碗凉茶,劳烦。”店家合十还礼:“二位师父是来少林寺挂单的高僧么,快请坐。”青年僧人低头答过,搬过一条板凳来,向老僧道:“师父,我们歇歇脚。”灰袍老僧也不言语,径自坐下。
        二人正低头饮茶,闻得隔壁桌数名僧人闲谈,左首一人道:“你看,师父就是偏心,偏偏让我们几个下山采买,谁不知道这次大校决出的优秀弟子有机会进罗汉堂般若堂精修上乘功夫。”“你知道什么,你们的功夫,师父还能不知?考场大校,别无徇私,师父就是念在师徒情分,让我们下山采买,好再详加研修,明年再来。”居中一名高大僧人笑道。“三师兄所言自然有理,可我就是憋不下这一口气,为什么师叔师伯门下弟子都能参加,偏偏到我们师父这就只让大师兄二师兄参加,我们也就罢了,三师兄你武功高强凭什么也不能!”“哈,还不是怕师父门下把风头都抢了去!”“谁让我们师父曾是十八铜人最强者,据说几位师叔伯都曾败在他的手上。”余下僧人七嘴八舌道。“够了!”高大僧人喝道:“在外面胡说八道些什么!快些收拾完下山,休得再言。”“是~”众人应道,结过了茶钱起身下山。这几位僧人所言秋季大校,正是少林寺每年一次各位长老检验弟子修行成果的时候。各院的僧人齐集在演武场,决出武功佛法高深之辈,优胜者可入般若堂参研上等武功,进证道院与高僧大德修行佛法,甚至或可得传少林七十二绝技。
        灰袍老僧拍了拍青年僧人的肩膀,道一声走,二人便离开茶肆继续前行,顺着山道拐过一个弯,遥见黄墙碧瓦,好大一座寺院。 五峰如旧,碑林如昔,老僧一时感慨,纵是佛心如空,也难挡这物是人非的情境,转身道:“这就到了,你且随我脚步。”青年僧人点过头来,快步跟上。说话间,两人已到了少林寺山门之外的一苇亭,只见两名少年僧人谈笑着走来。青年僧人打个问讯,说道:“相烦佛友通报,便说慧能禅师回山了。”这老僧便是慧能禅师,乃少林中辈分最高,声名最著的高僧。且是方丈无因及两大长老无色,无慧的师父,只因长年云游在外,小辈僧人无人识得。要知慧能禅师佛法渊深,光华内敛,已入和光同尘之境,故似普通人一般,不见半分出尘之气。那日风雪间偶遇虚真,便出手相救。相处间觉此子颇有慧根,机缘之下收为关门弟子,传他佛法武功。而虚真本已万事皆空,又得遇高僧点化,终日教诲,心思日趋宁定,终遁入空门,望以佛法渡化人间悲苦,只是大变一场,落得面带苦相。二人云游大半年,赶在秋季大校前回寺,一则是将虚真交托寺众,二则慧能也想考较虚真的佛法武功精进程度。
  那两名僧人听到慧能禅师四字,大吃一惊,凝目向二人打量,但见二僧一老一少,无甚奇特之处,年老者寻常老僧模样,不似宗师气度;年轻者骨架高大却面颊消瘦,一脸悲苦之气。要知慧能禅师乃是当世江湖传说,传闻其有摘花飞叶,一苇渡江之能,便是少林寺内也流传他诸多轶事。那两个僧人心想:“慧能禅师已许久未闻踪迹,这名老僧看起来普普通通,并无宗师气度,今日秋季大校,阖寺僧侣都在演武场,难道这是什么人假借慧能祖师之名前来寻利?”但见这一老一少,两个都貌不惊人,不见有甚么威势。一名僧人问道:“您便真是慧能祖师么?”慧能笑道:“货真价实,不敢假冒。”另一名僧人听他说话全无高僧大德的庄严气概,更加不信,问道:“你真不是开玩笑么?”慧能禅师微微一笑,口颂佛偈:“真理本无名,因名显真理。受得真实法,非真亦非伪。”两名僧人将信将疑,飞步回寺通报。眼见二人走远,慧能禅师对虚真道:“你且在此等待,我去去就来。”说罢拔身而起,身姿如碧空飞鸟,一个飞纵便越过高亭,几个起落,消失在黄墙碧瓦之间,留下虚真一人在山门之前。
  过了良久,只见寺门开处,罗汉堂首座无色率同两名知客僧人走了出来。三人身后跟着十几个上身涂满金漆的和尚。虚真知道这便是少林寺名震天下的十八铜人了,都是寺中武学精强之辈,不问他事,专责拦阻拜山的武林中人和考较出山的少林弟子。想是听到慧能祖师归来,未知真伪,非同小可,这才随同出迎。
  虚真抢出亭去,躬身合十行礼,道:“有劳首座和众位大师出迎,何以克当?”无色等齐合十为礼。无色左右观视,只见虚真一人,道:“闻得师父云游回寺,我师兄弟惊喜非常,只因今日大校,便派贫僧前来迎接,不知师父现下何处?”虚真道:“师父来去莫测,不知所往。”无色心想:“师父收我师兄弟三人已近五十年,你一年轻沙弥,如何敢充我师弟。”念及于此,无色道:“师父行事自有道理,不知是否交代师弟此次回山事宜。”虚真目视无色,已察觉无色眼中之不信任,道:“师父只教我在此等候,一切缘起,等见到师父,师兄自然明白。”无色听闻心中一动:“今日大校,寺中武功精强之辈俱在演武场,若有贼子伺机寻利,原是不易对付,近日来武林有关四十二章的传闻甚嚣尘上,不知与此事是否有关。”二人对望一眼,各自狐疑。无色身为罗汉堂首座,平素来便是与武林中人打交道,见惯风浪,此时虽有疑问表面仍是不动声色,转过头来交代知客僧人奉茶,自己陪坐在亭中。
  二人在亭中坐定,即有僧人送上茶来。虚真不禁有气:“我好歹也是你的师弟,就算年轻名微,总也是少林弟子,如何不让我进寺,却让我这在半山枯坐?莫说是我,便对待寻常客人,也不该如此礼貌不周。”无色却别有一番心思:“若想证明他真正身份,只有交手后才能得知,但若贸然与之切磋,万一真是师父新收弟子,恐伤及同门之义,不如让十八铜人与之过招,我自能看出他真伪。”
  茶过一盏,无色冷冷的道:“难得师父携师弟回山,克逢今日大校,师弟便让师兄一观进益如何。”乍闻之下,虚真气往上冲,但转念想道:“我虽原有武艺,但性命得自师父,若非慧能大师传我‘降魔棍法’与少林九阳功,让我外降邪魔,内伏心魔,现在一切全是无所依凭,又何来这有用之身去行当为之事。师兄说要考教我的武功进益,也不为过。”于是心平气和的应道:“小僧追随师父日短,本寺武艺尚未圆熟,不到之处还请师兄指点。”无色道:“师兄添长这许多年,切磋间怕你多有挂碍,我身后这十八人乃是少林护法铜人,水火不侵,刀枪不入,师弟放心施展便是。”语甫落,只听得嗖嗖穿空之声,伴随噼里啪啦一阵棍响,虚真定睛观瞧,只见一苇亭前,金光灿烂,耀目生辉,赫然便是名震天下的十八铜人阵。

    1#
    (  ͡°  ͜ʖ  ͡°) 回复于:2015-08-30 23:23:44
    (  ͡°  ͜ʖ  ͡°)
  • 哦赌债啊赌债,可怕的赌债,开发人脑洞深渊的赌债
  • 2#
    (,,Ծ▽Ծ,,) 回复于:2015-08-30 23:49:16
    (,,Ծ▽Ծ,,)
  • tag和简介都好可爱!天,不知道太太们都在赌些什么清奇的梗啊!
  • 3#
    .⁄(⁄ ⁄•⁄ω⁄•⁄ ⁄)⁄. 回复于:2016-03-07 13:10:46
    .⁄(⁄ ⁄•⁄ω⁄•⁄ ⁄)⁄.
  • so好看!竟然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