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Numb

钻牛角尖的二师兄做错了事
7 圈子: 侠客风云传 CP: 荆轩 荆明 角色: 荆棘 东方未明 TAGS: 强暴 替身
作者
杀藏 发表于:2015-08-29 21:07:10
杀藏

*荆轩单箭头,荆明强暴肉渣,避雷注意
*违和感已死
*逻辑已死,只是中二病发作
*就是觉得Linkin Park的这首歌简直是为荆棘度身定做的


Numb


I’m tired of being what you want me to be
Feeling so faithless lost under the surface
Don’t know what you’re expecting of me
Put under the pressure of walking in your shoes

【你一辈子也只能追着谷月轩的屁股,永远超越不了他!】

【你,荆棘,永远只是个输家!没有人会注意到你,因为你一辈子也超越不了你伟大的师兄,听懂了么?我呸!】

杀了这个人,我要杀了他——

沸腾的杀意盖过一切理智,眼前一片血红,什么武艺只能用来行侠仗义、什么好勇斗狠不配侠义二字,滚他妈蛋,快意恩仇,何错之有!

武林正道,名门正派,少年侠士,全是狗屁!不过是一群虚伪伪善的蠢货、庸才与弱者!早就厌烦了与这些人为伍,今日就是杀了他西门峰,谁又能耐我何?!

“二师兄,不可冲动!”

蓝色的身影挡在他面前——连你也要阻我?

——你若杀了他,那便真的是无可挽回的大错。

少年的身法比他快,已然早他一步冲到西门峰面前,一招便将那醉鬼击趴在地,却未真正伤人。

“去死吧!”这刀若非亲自砍下去,怎能解恨?

“住手!他都已经输了,难道你真想取他性命么!”

烦!又一个自命不凡、义正严辞的大侠,废话说得人头疼。

“不可啊,二师兄!”

他侧头看了一眼紧紧抓住他手臂的师弟,那双澄澈眼睛中的意志似乎永远是那么坚定,像极了那个人。

——这种人,不值得。

从少年眼中读到的含义,让他盛怒的头脑终于冷却下来。是,不值得。

“……无聊。”拂袖而去。身后人却没有跟来。收拾残局?哼,这也和那人一样。可你们能永远做到面面俱到、不得罪一人么?

***********

“师兄,若有人骂我辱我,我能揍他吗?”

“不可,阿棘,我们习武之人,所练的武艺应当用于行侠仗义,帮助需要的人。若有人只是言语难听,你不去理睬便可。切记不可恃强凌弱,只因言语不合便与人动手。”

“那如果他们骂师父、骂师兄呢?我也不能打?”

那人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温和地笑道,“师父和我不会在意的。阿棘,我们侠义中人,只要持身正,再难听的言语也无法折辱你,记住哦。”


奈何,我终究成不了第二个谷月轩,成不了你所期望的那种人。


***********

(Caught in the undertow just caught in the undertow)
Every step I take is another mistake to you
(Caught in the undertow just caught in the undertow)


三江口的水面看似平静 ,底下却不知有多少暗流汹涌。他站在船头,望着越来越接近的乐山大佛。

佛剑魔刀,他无论如何也要得手,铸剑山庄若有人拦他,说不得,动手罢了。

哼,只怕那人必定又要摇着头,无法认同他的想法。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想做之事,愈来愈偏离那人当初对他的教诲。

错事……么?

呵,在师父眼里,师兄什么都对,我就什么都错,不早就是如此了?既然如此,错一件,错两件,又有多大分别?

师父也好,忘忧谷那些前辈也好,个个都认为他就应该和师兄一样,成为一个循规蹈矩宅心仁厚处事稳重不辱逍遥谷名声的当世大侠,却何曾问过他心底真正的想法?

师父总说,你为什么不能跟轩儿好好学学、不能像轩儿这般那般。

可荆棘就是荆棘。
好胜,争强,不服输。气傲,心高,永不低头。

而这些,在必须谦逊、必须不争、必须虚伪的正道眼里,都是错的

小师弟曾笑他总是口是心非、别扭得很,而他的口是心非,又如何能与那些武林正道中人金玉其表败絮其中的表里不一相比?

就好比眼前这几个人,名曰关心铸剑山庄实则同样觊觎佛剑魔刀,巴不得收为己用,只是嘴上的客套话还要说得好听,令人发笑。

他荆棘,只相信实力。

想要的东西,就靠这双手、就凭自己的力量来获取。


然而,这都是错的


I’ve become so numb I can’t feel you there
I’ve become so tired so much more aware
I’ve becoming this All I want to do
Is be more like me and be less like you


虚担着这正派侠义的名头,做不了真正想做之事,得不了真正想要之物。

可笑之极。

胸中的麻木与日俱增。对与错的分别,正与邪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他如何不知玄冥子是怎样的卑鄙之人,他如何不知那番花言巧语之下包含着怎样的恶毒心思。但他无法抗拒那个念头,认为这是一个机会的念头。

我不需要施舍,我要的只是机会,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一个站在你对面、让你平视我的机会!

只因为他是那人亲手抚养长大,他就得永远做他的弟弟,跟在他后头,被他当作孩子一样宠溺。

他的袒护,让他烦躁。
他的退让,让他愤怒。
他的温柔,让他窒息。

他早就不是荆棘丛中的弃婴、走丢于闹市的稚子、不爽红豆饼被偷吃的孩童。而那人,依旧永远事事为他着想,事无巨细地体贴照拂,他对他的笑颜永远春风和煦,一如对待当年捡来的孩子。

这让他咬牙切齿,恨之入骨。

那人越是包容,他越想胡作非为,好叫他明白,那不是他真正想要的。

他真正想要的——


Can’t you see that you’re smothering me
Holding too tightly afraid to lose control
‘Cause everything that you thought I would be
Has fallen apart right in front of you


荆棘并不知自己是何时起了这份异样心思,非分逾越之念。

然回头时早已情根深种,业已成魔障。

即使离经叛道如他,他也很清楚师父为师兄安排好的未来,所有大侠的必经之路,娶个名门之女为妻,生子,成为正道领袖,统领正道对抗邪教,如他父亲一样成为人人敬仰的大侠。堪称完美的大师兄,配得上这样完美的人生。

而在那般完美的人生中,如何能有他荆棘的位置?

瀑布凉亭中,一对璧人。凉亭外,孤身一人。

手一颤,碗中酒几乎洒出,仰头,一饮而尽。师弟说这杜康最能解愁,却也驱不尽他胸中苦涩,并非剧痛,却密密麻麻如无数细针刺入心中,无处宣泄。

他忍不住想,那人总是那么包容自己,若让那人得知自己的心思,宠溺如他或许并不会直斥他荒唐无耻,甚至不会拒绝……

但,正是这种宠溺,让他不得自由,无法呼吸

罢了,且不说谷月轩永远不会逾矩越礼,便是恃宠真迫得他越了界,之后那人又要如何面对自己,面对他遵守已久的礼教伦常?何必让他为难,又真舍得污他一身浩然正气?

胸中忽而大痛,灌再多黄汤亦无屁用,纷乱的思绪犹如炸开锅一般,塞得满心满脑,吞噬理智。

醉眼迷蒙中,扎着高马尾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他失控地一把抓住那人,不想再放手。

我荆棘从来不是个正人君子,以后也不会是——

一切兄友弟恭的幻象,尽皆坍塌


(Caught in the undertow just caught in the undertow)
Every step that I take is another mistake to you
(Caught in the undertow just caught in the undertow)
And every second I waste is more than I can take


醉生梦死。梦中拥明月入怀,是他仅有的慰籍。

梦中人从来不反抗,只有这次,那人在挣扎。他想逃离的举动激怒了荆棘,失去抑制的暴力冲动冲昏了荆棘的头脑。他不顾那人的反抗,用上了极大的力道钳制住对方的双腕,按在树干上,欺身压了上去。

住手啊师——

不等那声师弟出口,荆棘狠狠地吻上对方的唇,如愿以偿地听到身下人因他的强吻发出的呜咽声。

口舌交缠的滚烫触感全不似平时梦中的虚无缥缈,让荆棘有一刹那疑惑自己是否真的在做梦。依稀仿佛见过漆黑夜空中仅有的一丝月牙儿,却躲在云层中时隐时现,晦暗月光下,一切都那么不真实,不是梦境又是什么?

因此,不需要再压抑什么。

他将那人的唇咬到红肿,一尝再尝,继而侵入,逼迫对方的舌与自己交舞,搅乱双方口中的津液,不分彼此。

被他压住的身体发着颤,依旧不安份地挣扎。嗜虐心起,干脆抓住对方的双腕反转过身,胡乱扯下腰带将那人的双手反绑捆住,不允其违逆他的意志。

荆棘从后面抱住那人,一手捂住对方的口,不想再从他口中听见半个不字,另一手解开对方的衣襟,探入其中,渴求接触对方的每一寸肌肤。他先是吻着束成马尾的乌发,接着如野兽般咬住猎物的后颈,激烈地吮吸啃咬起来。

怀中人的身子颤得更厉害,口中呜咽声不停,仿佛在哀求他停手。

他怎么可能停手?怎能停手?

大逆不道之事既已开了头,若不能得偿所愿,岂非遗憾一生?

他已浪费了太多时间,他忍的够久了,他一刻也不想再等


I’ve become so numb I can’t feel you there
I’ve become so tired so much more aware
I’ve becoming this All I want to do
Is be more like me and be less like you


他干脆将那人摁在树干上,扯开其束马尾的发带,乌发如瀑而下,又将发带缠封住那人的口,扎于脑后。口唇无法合拢,津液很快浸湿了发带,沿嘴角而下。荆棘从后面吻着他的耳廓,他的脸颊,吻着他的下颌将银丝舔尽。

不要、住手——

他知道透过发带传来的呜咽声依旧在乞求他停手,这让他的嗜虐心无限膨胀,胯下的欲望叫嚣起来,硬热无比。

偶尔一丝灵台清明中荆棘自己亦起了隐约的惧意,为何残虐的快感能让他如此兴奋?

血液中仿佛有种与生俱来的残暴——将那人谦谦君子的面具彻底撕碎,将那人不可侵犯的身子彻底占有,掠夺他的一切,占有他的一切!他谷月轩是他荆棘的,一辈子只能属于他一个人!

衣帛撕裂之声助燃着他的欲望。红了眼,不顾一切后果。


当他强行破开他的身子、将肉刃直接捅入身下人紧窄的后穴时,荆棘听到那人哽在喉头的悲鸣,想是疼极了。胸中大痛,但插入那人体内带来的难以置信的强烈快感,全然盖过心中的剧痛,将他没顶。

反正已经无法回头了,那就干到底吧。

嗜虐心催促着他开始在那人体内猛力地来回抽插,他想要听到更多更多因他而起的悲鸣。

血腥味弥漫开来,鲜血成了最好的助力,让他再无阻力地在身下人体内冲刺进出,捣弄着对方最脆弱的内部,每一下都捅入那人体内的最深处。


I’ve become so numb I can’t feel you there
Is everything what you want me to be
I’ve become so numb I can’t feel you there
Is everything what you want me to be


不记得要了他几次,小穴已盛不下他射在他体内的精液,漏出的红白浊液污浊着他们的交合处。

还埋在他体内的荆棘终于替他解下了封口的发带,此时少年的脸庞上已满是泪痕。

荆棘麻木地看着他的脸,许久才以生满老茧的指腹替他抹去脸上残留的泪。

少年虚弱嘶哑的声音唤道——

“二师兄……”

他将少年紧紧搂在怀中,难以自抑地抽笑起来。

多么荒唐残酷的一场梦。

而他,并没有停下在少年体内继续抽插的动作。



~完~




二师兄表示,都是马尾惹的祸,没事梳一样的发型干吗
马尾:怪我咯?
东方教主表示,吃完就想赖账,天下没有那么便宜的事

所以,接下来该炖明荆的肉了(合掌)

    1#
    = = 回复于:2015-08-29 21:15:06
    = =
  • 肉肉肉!!!!!!!!!
    • sorry只有肉渣QAQ 肾不够
      杀藏 评论于 2015-08-29 21:26:19
  • 2#
    = = 回复于:2015-08-29 22:06:39
    = =
  • 好好好!带感!
  • 3#
    = = 回复于:2015-08-29 22:30:12
    = =
  • 坐等明荆
  • 4#
    (,,Ծ▽Ծ,,) 回复于:2015-08-29 23:08:34
    (,,Ծ▽Ծ,,)
  • 天啦噜阿棘你悠着点未名儿还小呢xx敲碗等明荆,上了那个二师兄!
  • 5#
    (  ͡°  ͜ʖ  ͡°) 回复于:2015-08-29 23:18:45
    (  ͡°  ͜ʖ  ͡°)
  • 干了那个二师兄!
  • 6#
    (,,Ծ▽Ծ,,) 回复于:2015-08-30 14:30:53
    (,,Ծ▽Ծ,,)
  • 一看到马尾我就猜到要有替身paly
    谷月轩的头发明显长出好多啊,荆棘这眼神也真是的!(  ͡°  ͜ʖ  ͡°)
    • 喝醉了嘛,嘿嘿
      杀藏 评论于 2015-08-30 22:00:39
  • 7#
    = = 回复于:2015-08-30 17:19:07
    = =
  • .................二师兄你凭马尾干人,我觉得侠风很多少侠的贞操有点危险啊
    未明你快上
  • 8#
    (  ͡°  ͜ʖ  ͡°) 回复于:2015-08-30 22:16:20
    (  ͡°  ͜ʖ  ͡°)
  • 有马尾的少侠们小心啊,不想被认错强X的一定要换个发型啊!荆二侠只看马尾辨人~~
  • 9#
    杀藏 更新于:2015-08-30 22:21:17
    杀藏
  • 捂脸,真的不是只认马尾啦www
    你们以为那句“师——”他为什么不让对方说出口吗
    嘤嘤嘤(这样一说好像更渣了www未明儿我会好好补偿你的www)

  • 10#
    .⁄(⁄ ⁄•⁄ω⁄•⁄ ⁄)⁄. 回复于:2015-08-30 23:10:03
    .⁄(⁄ ⁄•⁄ω⁄•⁄ ⁄)⁄.
  • 看了作者的留言之后,觉得自己果然没想错,就知道二师兄其实是明白的~他才不敢毁了大师兄呢,但其实我是未明本命,怎么看着这么带感呢。不过前面文里的妈蛋是什么鬼啦,特别出戏,昨天晚上看到这里笑出声来了。
    • 你懂我!233江湖汉子说点脏话大丈夫www
      杀藏 评论于 2015-08-31 00:01:37
  • 11#
    .⁄(⁄ ⁄•⁄ω⁄•⁄ ⁄)⁄. 回复于:2015-09-07 23:49:00
    .⁄(⁄ ⁄•⁄ω⁄•⁄ ⁄)⁄.
  • 莫明带感~心疼未明啊……
  • 12#
    = = 回复于:2015-09-17 02:22:14
    = =
  • 好带感啊这种心情看得我燃烧起来了
  • 13#
    杀藏 更新于:2015-09-17 03:22:58
    杀藏
  • 汗,抱歉不是更新
    不过既然被顶上来了就借地说一下……这篇可以配合鄙人另篇拙作《流光飞舞》看哦XD

  • 14#
    (,,Ծ▽Ծ,,) 回复于:2015-10-24 15:43:41
    (,,Ծ▽Ծ,,)
  • 虽然是替身梗然而小师弟这么美好和美味二师兄真的舍得放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