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ABO]还能不能好好做爱了!

珍爱生命,远离非典型Omega。PS:赌博之路,不由分说!
41 圈子: 侠客风云传 CP: 明荆 角色: 东方未明 荆棘 TAGS: ABO
作者
红豆饼涮锅 发表于:2015-08-26 19:31:52
红豆饼涮锅

荆棘回到家,发现红豆饼香气已经充斥了整个房间。
“……啐!臭小子你给我滚出来!”他踢掉两只鞋,把公文包随手往门口一扔,穿着袜子就踩到了地板上。
“师兄回来啦?”东方未明笑眯眯地从卧室探出一个头来,“要我帮忙吗?”
“滚远点儿,大白天的你发什么情?”荆棘特不耐烦地一扭头。
东方未明还是笑,冲他挤挤眼:“难得我今天不加班嘛,而且……你就不想?”
“……呿。”荆棘随手解开西装纽扣,扯掉领带,轮到衬衫扣子的时候心底的躁动已经压制不住,手一哆嗦两颗扣子骨碌碌在地上滚了一圈又一圈,和外套、领带、钢笔、手机、钥匙等等零散物件一起铺了一路。
幸好他和东方未明不像他们那个大师兄一样有洁癖。

东方未明是个Alpha,而荆棘是个Omega。
他们的师父——孤儿院院长——无瑕子接连受到了两次“人生中最重大的打击”,分别是脾气暴躁天天打架的二徒弟荆棘居然是个O,以及乖巧听话讨人喜欢的三徒弟居然是个A。
“一定是你们平时走太近,老天爷手一滑选错了。”
老头子思索了好几年,最终也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其实无瑕子也无所谓徒弟到底是个啥——作为一个Beta,而且是年纪很大的Beta,他早就看透世情就差一脚踏破虚空白日飞升。所担心的也不过是这两个徒弟日后要怎么办——Alpha的那个总感觉将来要被谁家的小狐狸精拐走,而Omega那个从面相上看却像是要孤独一生。
“所以啊,你们在一起也挺好的,一次解决为师两个心病。未明儿啊,你一定要好好疼他啊,师父我可就把他托付给你了啊……”当惊闻未明儿标记了臭小子的时候,老头子石化良久,捻着胡子,语气微妙地自我开解着。
“小狐狸精?”荆棘一挑眉毛。
“孤独一生?”荆棘啐了一口。
“好•好•疼•‘他’?!”荆棘的目光转向东方未明,黑沉沉眼珠里攒着疾风骤雨。
“妈的老纸先来疼疼你!”
据说那天有个Alpha抱头鼠窜,被Omega足足追出去两个街区。
“这得是什么样的真爱啊……”路人如是评价。

“真不要我帮忙?”东方未明心疼地看着荆棘,纽扣掉了也就罢了,这要再大力一点,这件衬衫也保不住了……
“滚远点儿,地板硬,老实在床上等着。”
现在让东方未明出来帮忙的唯一结局就是两个人在客厅地板上滚上两三个来回,清洁起来费时费力,而且对腰太不友好。
“喔。”
东方未明乖乖缩去床上,翘起嘴角。
半分钟之后就看见荆棘上身赤裸着进来了。
男人麦色的肌肤因为汗水泛着一点暗哑光泽,胸肌健硕得可以去做健身房代言,劲瘦腰身斧凿刀削一般的利落线条、人鱼线与腹肌最下缘的两块一起被收束在宽松的西装裤内——再宽松也没有用,此刻裆部的隆起已经完全无法遮掩。
荆棘也没准备遮掩,他一边朝床走,一边解开腰带,拉开拉链,两只脚依次从滑落在地的裤管中抬起,然后一只脚踩着另一只脚上白色棉袜的边沿,让略嫌白皙的脚背与脚趾得见天日。
离着床还有一步时,不出预料,他被东方未明狠狠一拽,整个人都摔进了对方的怀抱里。
荆棘抽了抽鼻子,红豆饼的味道浓得能把他化在里面,真作孽。

东方未明早就脱得精光,沉甸甸的小未明立正站好,正正抵在荆棘的耻骨上沿,恨不得能直接一路伸进鼠蹊去。荆棘撇撇嘴,拿手轻轻在它顶端一弹打了个招呼:“呿,今天挺精神嘛!”
东方未明倒抽一口凉气,鼻腔内自然而然充斥着一股淡淡的气味——他说不好那是什么味道,曾经他抱着荆棘研究了一整天,直到对方忍无可忍把他打出去为止,最后也没判断出来,非要形容的话……有点儿像在川味火锅刚开锅还没放食材时揭开盖子,一瞬间扑面而来的那种热辣辣的香,能让人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他抱着荆棘滚了半圈,成了个相对侧卧的姿势——碍事儿的内裤自然早就被扯掉了——将荆棘的一条腿搭在自己的胯上,手沿着鼠蹊一路往后摸,探入臀缝,指尖沿着已然翕张着湿润起来的穴口转了两圈,稍一发力就毫无阻碍地送进去两个指节。
荆棘稍微仰了仰头,发出短促的、也不知是惬意还是不适的哼音。
“啧,二师兄湿得可真快……”东方未明下意识地赞叹着,圈住荆棘脖颈的手加了一点力道,捏住了颈椎与脊椎的交接处一路往上按揉,发出轻微的关节弹响。
荆棘猛一激灵,全身的汗毛都耸了起来,东方未明的手指上仿佛也带着信息素,以近乎侵略的手法按住后颈腺体时激发了过电般的快感,从荆棘的天灵一路沿脊柱下行,噼里啪啦地点燃着年轻身体里难以控制的欲望。荆棘的后穴情不自禁地紧了紧,将已经加到第二根的手指再度吞进去几分。
“进来!”荆棘努力压抑着快要变调的声音,言简意赅地命令。
“现在?”东方未明的脸上带着笑,但一样的表情在不同的情境下所能传达出的讯息显然是不同的,荆棘几分钟前还觉得这师弟软得多少有些窝囊,这一秒却已经被对方刻意的捉弄逼得十分不爽。
“你不进来,老子就自己——”
“那可不行。”不等荆棘向下伸去的手握住自己的男性象征,让快感来得更猛烈一些,东方未明已经抽出手指换成了更加火热滚烫的东西,腾出空来的手握住了荆棘的,一齐放在了对方的胸膛上。
荆棘无暇计较这些小动作,他缓慢地、小幅度地呼吸着,努力适应体内突然增加的异物。他们对彼此的身体太熟悉——东方未明几乎是第一时间直奔重点,膨大的头部不偏不倚地蹭在狭长的腺体地带中心,强烈的快感让荆棘整个人都小幅度地弹跳了一下。
“妈的……”无意识的脏话似乎引起了不满,东方未明一口叼住了荆棘的嘴唇。
荆棘的嘴唇很薄,据某个无聊相师说,这唇形主父母缘浅,再加上眉间深刻的川形纹路,注定他是个负恩寡情之人。
那相师当场就被打了个满头包。
时至今日,东方未明脑海中转过这个晦暗念头,又随即嗤笑自己的脑回路什么时候也往这种脑残方向发展。
多啃上几口,嘴唇肿起来的时候不就厚了吗?他眼底泛起了笑,拿牙齿来回厮磨荆棘的唇瓣。
“啧……你是狗吗?!”荆棘不满地甩头,嘴里尝到了腥气,X,又出血了。
他恨恨吻了回去。
让你也尝尝这味道!

客观评价一下,荆棘的吻技不可谓不高超。
他的舌头灵巧地叩着对方的上颚与舌面,长驱直入,肆意翻搅。
但东方未明有挂。
他挺了挺下身,那话儿齐根没入,头部从腺体的正中心一路向内划,茎身上浮凸的血脉几乎烙进了柔软而泥泞的内壁,就连根部的两颗小球都差点一并挤了进去——或许还不如直接挤进去,悬在交接处的沉甸甸的囊袋拍打着松软而敏感的穴口。
荆棘瞬间被两个人共同的唾液呛了一口,饱含信息素的液体令他如饮烈酒,那一线烧进肺里的火燎起了灭顶的热与烫,他眼神都开始发飘,哪里还记得要在接吻这项上扳回一城,意识被两枚楔子牢牢卡在快感的耻辱柱上,随着东方未明的冲撞而一分分涣散开来。
东方未明还在试图顶得更迅速、更密集一些。
荆棘开始痉挛的大腿无意识地蹭着他的腰侧,弯到他身后的脚趾则依恋似的赖在他腰窝处不肯离去。而他应和着对方的节奏,一次比一次更用力地冲撞,Omega的甬道分泌出大量的液体,让这个过程变得越来越轻而易举,甚至一旦他太过卖力,茎身后撤时会“啵”地一声滑出穴口,带出滑腻的液体和粘连的银丝,又在下一次一鼓作气冲到最深处的时候,令怀里的人牙关下意识地略作收紧,随即在他那条舌头的胡搅蛮缠之下松弛开去。
“舒服吗?”他含含糊糊地问,带着荆棘的一只手一起摸着后者的胸。
他们都出了一身汗,湿润的汗水像是某种用于情色用途的油膏,让手掌与手指的滑动变得全无窒碍——仅剩的阻碍是两颗挺立的凸起,湿淋淋的,颗粒饱满,泛着诱人的粉红色。
“二师兄……捏一捏……”未明结束了亲吻,舔着荆棘唇角的水渍,低声诱哄。
荆棘被他顶得稳不住身体,胯骨来回蹭着床单滚出了一小卷皱褶,正下意识地伸出另一只手去想要抚平,结果也被未明捉住了,一并按到胸膛上去,正好一边一只。
他包裹着荆棘的手指,对着那两颗凸起又捏又揉,眼看着它们逐渐充血肿胀,尺寸惊人。
“每次都想说……二师兄的胸真的好大……”他喘着粗气出言调笑,下身愈发用力地顶了又顶。
“啐,你给我……闭嘴——唔……”
荆棘闭着眼,他平常洗澡擦身也不是没碰过自己的乳头,然而被东方未明引导的时候,哪怕知道掐弄的罪魁祸首是自己的手指,也难以控制微小的酥麻和身体内部泛起的痒一路爬到心口。腺体被反复刮蹭的快感逐渐累积,小荆棘被夹在两人小腹中间,顶端断断续续冒出零星的白色浓稠液体。
要开了……身体内部隐秘的通道遮遮掩掩地在东方未明的卖力耕耘与惊涛骇浪般的快感夹击下打开了一道口子,随即就被面前的人毫不留情地抵在上面,然后——慢、慢、加、力……
荆棘大口大口地呼吸着,金星和光点用他紧闭的眼皮当舞台跳起了霹雳舞。
他能感受到那个尺寸惊人的物体——Alpha的本钱实在是太烦人了,哪怕是个这么磨叽又麻烦的Alpha也是一样——缓慢地、没有半分迟疑地推进,与韧性十足的筋膜进行着一场漫长的角力。
“臭小子你就不能——”荆棘再也忍受不了这磨磨唧唧好似眼前之人的过程,自己往下用力沉了沉,然后瞬间就把后半句话吞了回去,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硕大的头部牢牢地卡在狭窄的入口处,持续而猛烈地喷射出浓稠液体。东方未明和荆棘都有一瞬间的失神,他们恢复了相拥的姿势,额头相抵,沉浸在酣畅情事的余韵里。
成结射精之后,被充满的感觉和信息素的持久浸染会让Omega陷入四肢无力、精神餍足的状态,至少《Omega生理指南》上是这么说的。
——但这句话明显不适用于荆棘。
“……家里的避孕药没过期吧?”荆棘皱起眉头,“你今天又是抽什么风,我最近很忙,你最好祈祷没给我惹事。”
“……二师兄,你就不能温柔个一时半刻的?”东方未明苦着脸有气无力地问。
他还在他身体里呢!
荆棘瞪了他一眼。
“我错了我错了!”未明顿时高举双手,“二师兄最最最温柔!等我能起来马上去给你找药!”

床头的电话突然响了。
荆棘一伸手把听筒摘了下来,就听到西门峰的大嗓门开始嚷嚷:“荆棘!我约了今晚八点拳场,不来的是孙子!”
“卧槽你个孙子给老子等着!”荆棘抓过东方未明的手机划开一看——好家伙,七点二十——顿时像是屁股上着了火,一个鲤鱼打挺就想——
“二师兄!”东方未明一声惨叫,音都破了。荆棘这一靠正正坐在他怀里,他们的私密部位还连接着,但很明显那话儿的灵敏度简直可以突破天际,东方未明甚至觉得它差点就被荆棘坐断了……
“啧,麻烦。”荆棘放软了身体,试图摆脱东方未明——但生理结构的存在是比人的意志更牢不可破的铁律。
拔——拔不出来;再拔——还是拔不出来;再拔——
“二师兄你饶了我吧……”东方未明死死捂着下身,眼眶里滚着泪花。
“迟了肯定又要被那头猪嘲笑!”荆棘想一想西门峰可能会有的表情和话语——类似“要认怂不需要迟到这么含蓄,叫一声大爷来听听,爷以后都不找你麻烦”——心火就止不住地往上蹿。
他顺手抄起一边东方未明的T恤套在身上——有点儿紧,但些许小事无须在意——然后试图下床。
就好像身后没有拖着一个一路哀叫被迫手脚并用爬着跟上来的东方未明似的。
“二师兄二师兄二师兄!”东方未明简直想死。
比穿上裤子不认人更残忍的,是射完之后就不认人。
荆棘终于停下,此刻他站在床边,用嫌弃的眼神瞅着四仰八叉、因为连接点的存在而被他挂在床边的东方未明。
“你就不能快点儿吗!”
“快不了啊!师弟我做不到啊!”东方未明弓起身子死命抓着荆棘的胯骨,就怕他再走出一步把自己摔到地上去。
荆棘环顾一周,目光透过大开的卧室门落到厨房内的冰箱上:“你这东西……是不是能热胀冷缩?”
要不是姿势所限东方未明真心要给他跪下了:“不行!二师兄这真不行!你对我好点啊!好歹我也是你的Alpha啊!”
“身为我的Alpha,你就不能有点儿不给我找麻烦的觉悟吗!”荆棘炸毛了。
“……”
俗话说得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东方未明默默地换了头像。

荆棘当晚没能赴西门峰的约。
但第二天东方未明约了拳场,打得西门峰一周没下来床。
什么,你说荆棘?
他被翻来覆去折腾一晚上,最后也没能在有效期内吃上药,现在每天都提心吊胆,生怕错过的不是一场架,而是整整十个月的架。
总之,no zuo no die,对待自己的Alpha是这样,对待赌博……也是这样╮(╯▽╰)╭

END

    1#
    .⁄(⁄ ⁄•⁄ω⁄•⁄ ⁄)⁄. 回复于:2015-08-26 19:37:10
    .⁄(⁄ ⁄•⁄ω⁄•⁄ ⁄)⁄.
  • 23333没有约架,就没有伤害,请善待自己的Alpha
  • 2#
    .⁄(⁄ ⁄•⁄ω⁄•⁄ ⁄)⁄. 回复于:2015-08-26 19:43:50
    .⁄(⁄ ⁄•⁄ω⁄•⁄ ⁄)⁄.
  • 23333确定未明儿的XX没事吗!
  • 3#
    (  ͡°  ͜ʖ  ͡°) 回复于:2015-08-26 19:52:57
    (  ͡°  ͜ʖ  ͡°)
  • 换了头像2333333
    红豆饼味儿的未明和火锅味的二师兄,真的不会做到一半饿了吗
    • 请看作者id(๑•̀ㅂ•́)و✧
      红豆饼涮锅 评论于 2015-08-27 07:06:57
  • 4#
    停不下来 回复于:2015-08-26 20:10:45
    停不下来
  • 哈哈哈哈LZ对不起自从我看到标题的[ABO]之后就哈哈哈哈得停不下来,孤独一生那个悲伤的故事那里哈哈哈哈,让你也尝尝这味道那里哈哈哈哈,东方未明有挂那里哈哈哈哈,肉的时候虽然应该血脉贲张然而我在哈哈哈哈,好家伙七点二十那里哈哈哈哈,默默换了头像那里哈哈哈哈……
    我要疯狂投种子哈哈哈哈……
    • 什么情况?!abo的中文含义不是笑话啊坟蛋!
      红豆饼涮锅 评论于 2015-08-26 20:14:49
  • 5#
    (  ͡°  ͜ʖ  ͡°) 回复于:2015-08-26 21:46:11
    (  ͡°  ͜ʖ  ͡°)
  • 这个abo肉太搞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 6#
    = = 回复于:2015-08-26 21:48:21
    = =
  • 好大一块肉,心满意足
  • 7#
    .⁄(⁄ ⁄•⁄ω⁄•⁄ ⁄)⁄. 回复于:2015-08-26 22:43:01
    .⁄(⁄ ⁄•⁄ω⁄•⁄ ⁄)⁄.
  • 萌萌哒!!!爱你!!!!太可爱的文惹~~~~~~
  • 8#
    .⁄(⁄ ⁄•⁄ω⁄•⁄ ⁄)⁄. 回复于:2015-08-27 08:09:28
    .⁄(⁄ ⁄•⁄ω⁄•⁄ ⁄)⁄.
  • 川味火锅味道太开挂了啊啊啊啊!!形容的好有画面感我瞬间就饿了!!现在只想出去觅食~~
    • 其实就是火锅底料刚开锅那一瞬间的味道233
      红豆饼涮锅 评论于 2015-08-27 14:21:51
  • 9#
    (,,Ծ▽Ծ,,) 回复于:2015-08-27 12:00:36
    (,,Ծ▽Ծ,,)
  • 太太太欢乐了~~~~~看到默默地换了头像时还愣了一下没理解过来XDDDDD
  • 10#
    = = 回复于:2015-08-27 12:10:46
    = =
  • hhhhhhh这肉炖得乳此欢乐哈哈哈哈哈!!好吃!!
  • 11#
    .⁄(⁄ ⁄•⁄ω⁄•⁄ ⁄)⁄. 回复于:2015-08-27 18:08:46
    .⁄(⁄ ⁄•⁄ω⁄•⁄ ⁄)⁄.
  • 换头像太逗了2333好脑洞,看了第二遍才反应过来
  • 12#
    (,,Ծ▽Ծ,,) 回复于:2015-08-27 19:43:04
    (,,Ծ▽Ծ,,)
  • 换成了4号头像是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 13#
    .⁄(⁄ ⁄•⁄ω⁄•⁄ ⁄)⁄. 回复于:2015-08-27 20:13:42
    .⁄(⁄ ⁄•⁄ω⁄•⁄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14#
    .⁄(⁄ ⁄•⁄ω⁄•⁄ ⁄)⁄. 回复于:2015-08-27 20:13:49
    .⁄(⁄ ⁄•⁄ω⁄•⁄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15#
    .⁄(⁄ ⁄•⁄ω⁄•⁄ ⁄)⁄. 回复于:2015-08-27 20:14:20
    .⁄(⁄ ⁄•⁄ω⁄•⁄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16#
    o(*////▽////*)q 回复于:2015-09-09 19:55:18
    o(*////▽////*)q
  • 哈哈哈哈哈哈哈,肉的好棒哈哈哈哈哈哈~好可爱的未明!二师兄太美味!!!!!!就好像川味火锅一样美味(¯﹃¯)
  • 17#
    .⁄(⁄ ⁄•⁄ω⁄•⁄ ⁄)⁄. 回复于:2015-09-09 20:10:46
    .⁄(⁄ ⁄•⁄ω⁄•⁄ ⁄)⁄.
  • 从头到尾哈哈哈,火锅味的二师兄好棒!太美味了~
  • 18#
    (  ͡°  ͜ʖ  ͡°) 回复于:2015-11-11 22:50:41
    (  ͡°  ͜ʖ  ͡°)
  • 作者,你觉得是个吃货
  • 19#
    (=ˇωˇ=) 回复于:2015-11-11 22:51:30
    (=ˇωˇ=)
  • 然后我想了想有可能是绿豆饼味的大师兄冰棒味的老杨,糯米酒味的小傅,蜂蜜味的小任,烤鸡味的萧遙,青柠味的燕宇,玫瑰味的少嫖,唔,大概还有皮蛋味的师叔233333
    • 大家都好好吃啊233333~
      口水 评论于 2015-11-11 23:13:52
  • 20#
    (,,Ծ▽Ծ,,) 回复于:2015-11-12 17:16:50
    (,,Ծ▽Ծ,,)
  • 后哈哈哈哈哈哈皮蛋味的师叔是什么鬼啦看起来很不好吃诶!
  • 21#
    .⁄(⁄ ⁄•⁄ω⁄•⁄ ⁄)⁄. 回复于:2015-12-02 16:19:37
    .⁄(⁄ ⁄•⁄ω⁄•⁄ ⁄)⁄.
  • 来重温这篇!好想再多吃一点!
  • 22#
    = = 回复于:2017-11-03 20:48:54
    = =
  • 干得漂亮!赞美完结的大大~
  • 23#
    .⁄(⁄ ⁄•⁄ω⁄•⁄ ⁄)⁄. 回复于:2017-11-17 17:03:38
    .⁄(⁄ ⁄•⁄ω⁄•⁄ ⁄)⁄.
  • 大大超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