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千山难语

逍遥大侠结局后续脑洞 【正篇完结】11/20 更新番外
548 圈子: 侠客风云传 CP: 明荆 角色: 荆棘 东方未明 TAGS:
作者
顶锅盖 发表于:2015-08-19 14:49:18
顶锅盖

CP:东方未明x荆棘

-一本正经地胡编乱造
-有原创NPC和反派
-肉在后面


1
“接好了。”

客栈小二接过丢来的铜板,打着哈欠端出一瓶吩咐过的烧酒。面前的男人看上去一身游侠打扮,在天寒地冻的北国还是粗布短衫。他抱着双臂站在门口光影交错之处,一时叫人看不清他的容貌。

“天才亮您这是赶着去哪?也是去送镖的?”

“送镖?”

这里远离中原,翻过前面的山脉便是国境,有镖局到此走镖极为罕见。游侠想了想懒得多问,伸手捏住那古旧的酒瓶口,坑坑洼洼的瓷器在他长茧的手指里显得很是娇小可怜。

“可不是!昨天来了一串子人马住在村北,天未亮就上路了。”

“啧……这酒掺水掺多了吧。”

“哪能啊,您这是口淡了。哎呦喂!”

“别啰嗦,拿过来。”

游侠伸手按住那小二的肩膀,没发力那年轻的店小二便呲牙咧嘴。

“啊,大爷!我退钱,退钱还不行吗?”

冰凉的铜板又落进荆棘手里,他漂泊在外近两年,行囊免不得薄了些许,多个铜板未尝不好。

客栈边的小道通往北岭之下,前几日的积雪还在地上冻得坚硬,灰蒙的天空怕是又将落白。荆棘裹上厚重的披风牵着瘦马前行,路面上能依稀看出人马车辕踏压而过的痕迹,看起来这镖得是一批硬货。

一路不见天日,他心里估摸着是过了两个时辰。习武之人多少有内功护体,方才甚至热得流汗,现在水渍冻结在衣物上,又硬又凉。手里粗糙的缰绳也愈发加重,身后的马蹄声慢慢变缓。

他找了块空地翻出干粮和马儿分了,那牲口边用舌头卷着本应该在荆棘腹中的干面,边用脸侧来蹭他,不知道撒娇的本事是从哪学的。

一人一畜伴着雪块嚼起面皮,还未咽完一对马耳猛地竖起。荆棘的手落上了腰间的刀柄,远处细微的声响里夹杂起兵刃相交之声。



他到附近时雪地上已经见红,四十多个山贼从几面围着七八个镖师,却迟迟不敢再进攻。站在高地上山贼身着虎裘,看上去像是个头头,对着镖车大吼了一串胡语。红衣镖师闻声后退几步,两群人中间的雪地上面立出个男子,一手背在身后握着剑柄,一手掏了掏露在斗篷外的耳朵。

“真听不懂,能不能讲官话?”

“臭小子别给脸不要脸!”一个罗锅山贼大声一呸,喷出来的吐沫星子凝成雾水。“我们老大刚才说了,东西留下饶你们小命!”

“狗眼看人低的胡狗,可知道这是谁?你们凭什么嚣张!”一位年轻镖师忍不住回嘴,手中大刀刚出鞘三分,面前齐刷刷的胡人铁器便全指向他的鼻尖。

“就凭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就算他是你们的天王老子,要想过此路,也要留下买路财!”

罗锅山贼越说越是兴奋,站在最前面的男子却咧嘴一笑“说的像是有几分道理?”

“臭小子算你识相!还不快滚!”

“东方少侠你,你这是何意?莫非要……?”

“我是说,我在这个太阳下面住了二十多年,既然你们臭山贼路过这高阳之下,是不是应该也给我交个过路钱保命?”

“什么狗屁玩意!”罗锅吼着抄出两把巨斧,可没想到对面的长剑已经直抵眉下。

哀嚎后厮杀声再起,三十几把弯刀好似巨虫百爪挥舞着朝同一人劈去。那人踏着罗锅的肩头一跃而起,脚抵刀尖如隼御风,几个剑花扫去一片。

剩下的胡贼们见势不妙,改向镖车出击。载货的马儿们早被惊得嘶声高鸣,一匹烈马踢开前面牵着缰绳的镖师冲向外围。

“喂——”

东方未明对着马车张大了嘴巴,再顾不得那些撤离的山贼,向直奔雪林的马儿追去。他好不容易跃上镖车,没等那匹祖宗安顿下来又听到不远处一串惨叫。

刚往南撤离的山贼没机会跑远,不知被什么堵在了山口,后排的胡人被前面飞起的血沫溅了满脸。一个个八尺大汉吓得双腿打颤,跪趴在地上纷纷求饶。

荆棘把刀剑收回鞘中,再抬头时前面又多辆镖车。车上跃下的人对他揉起眼睛,一时间哑口无言。

“……还得我来。”荆棘的语调毫不客气,却掩饰不住其中略带的一丝高兴。东方未明一听脸上的惊讶立即被狂喜席卷。

“二师兄!真的是你。你怎么在这?!你不知道这两年大师兄师父他们……”

“吵死人,小点声。”

未明激动得眼圈发红,荆棘却浑身不自在,他瞥了眼跪在地上的胡贼们刚刚把身子侧到一边,双肩就被人紧紧抓住。这小子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非要对着他的脸把话说完,投过来的视线和刀刮一样,恨不得把他看掉一层皮。

“挡到路了。你怎么变得比那老头还话多。”

他说着便去推东方未明的脑袋,第一下出去只碰到了嘴,这才察觉面前的人已经比他高出两寸,脸上曾经的少年气更是少去大半。

东方未明愣住一刻自觉退了出去,手掌擦过嘴唇又莫名笑了。

“二师兄,你还是老样子。”

“东方少侠。这位是?”

“自然是我的二师兄,荆棘。”意气风发的青年面带自豪之意,问话的镖头立即单手抱拳。

“哦。李某谢过荆少侠拔刀相助!”

旁边忙着捆绑山贼的镖师们听完交换起眼神,又偷瞄几眼东方未明身旁桀骜不驯的男人。虽然没见过,但谁不知荆棘是何人。自天龙教之事后,逍遥派在武林中便有问鼎之势,很快新掌门谷月轩在力拥之下担任武林盟主,三弟子东方未明更是一战成名。在坊间说书人谈论这逍遥二侠之余,免得不津津有味地提起二弟子荆棘曾叛离逍遥派投奔龙王之事。

镖师们难以隐藏的表情被荆棘收入眼底,抱拳道谢的镖头得不到一句回复,有些不知所措地把目光投向了东方未明。年轻侠客的视线拂过荆棘的侧脸,朝向镖师们挠了挠头发。

“我二师兄是害羞了。他以前老计划抢在我前面行侠仗义,奈何总是错失良机,这次真……呜啊——”

“臭小子胡说八道什么!”

“疼疼!师兄你给人捶背能不能轻点,这手艺传出去以后如何孝敬师傅?!”

东方未明硬吃下一套逍遥拳法抱起头在雪上边跑边求,后面的人不依不饶越打越狠,这场景让镖师们一时目瞪口呆,不久又跟着哄笑起来。

“东方少侠,这些山贼你们打算怎么办?”镖头笑着对雪地上哎哟哎哟的年轻人喊了一嗓。

“罗锅的留给我,其他敲晕了先捆树上。”

荆棘打腻了正想甩手走人,手腕又被人紧紧攥住。

“二师兄你下面准备去哪?一起先去赚点酒钱?”那人说着露出一口皓齿,朝雪地上满头鲜血的罗锅招了招手。

“给我们带路,饶你不死。”


TBC

尽量日更

    351#
    顶锅盖 更新于:2015-11-17 16:32:33
    顶锅盖
  • 5

    两人的身躯交叠,东方未明在男人鼻梁边蹭吻,温和的触感一直画向眼角。薄唇贴着脸颊边际稀薄汗毛,渴望好像填不满的入口,吞食肢体的温度又无声地生出索求。

    “你……”

    荆棘的低吟被湿软压入舌根,无名之火被那灵活的玩意吮得高窜,仍比不过心中热量。彼此的难耐透入皮肤,抚慰着身前渐显的轮廓。

    男人听着草堆对面的声音,不敢大力把人推开。他在江湖行走多年鲜有受制于人之时,此刻被四周的草穗困的束手束脚,仿佛多动一下草堆就会像雪山一样崩塌下来。

    东方未明半个身子伏在上面,将人吻得轻轻仰头。湿润的响声在脑海中重复,理智与欲求滚着厮打,然后依依不舍地停下含弄。粗厚的鼻息落在他的脸侧,原本想推开他的双手正攥着他的衣料。

    夜色掩盖住一人怒红的脸颊,荆棘肚子里骂东方未明胆子太肥,却更想骂起自己。他明知在此行事荒唐,又在溺在泥潭里越来越深。他的手指扣在身前浮木之上,被上面肌理的轮廓上下牵引。

    他从不想被这小子牵着鼻子跑,可次次陷到这里。放不开走不了,极不痛快。

    身上的青年再也不动,强忍着把他环住。荆棘被脸颊旁边的睫毛刮得太痒,低下头便对上那双眼睛。墨色下压抑着一如既往的热量,将要把人看得化去。

    荆棘低啐,把青年抱得紧了。心想这人都是他的了,以后由了他的意才是。


    时间仿佛过得极其慢,依偎中身躯粘腻更甚,直到汗水把两个贴合的身体闷涝了,对面的牧草里徐徐传出均匀的鼾声。

    身下男人的胸膛贴着他起伏,眼前笼了一层薄雾。东方未明叹了一声,栓不住体内蓬勃的欲求。他的双手钻进半湿的衣物,下面精壮的身躯被欲火烧得半熟,被他微冷的手抚摸得连连缩颤。

    细草声响再起,马圈里两个男人缓慢翻动。那不好对付的人被压在下面,仰起头由着他顺着脖颈细腻的皮肤舔吻最致命之处。

    荆棘被身上身下的湿热恼得发疯,颈部灼湿后又是冰凉的空气。青年小兽一样叼着他的喉结,牙齿合后又张开,想吃又不能下嘴,只好一脸埋在脖颈的发丝里,低沉喘息。

    青年的呼吸极其湿润,呼唤的语句在他耳膜中无限回响,前几日未完的情事在眼前浮现。一切思考都变得艰难,荆棘辗转着身子,早不知衣带被扯开。双腿之间挤入一人,隔着衣物,做交合之形。

    他可以感觉到贴在腿侧上的欲求,可那双抚弄的手迟迟不往下走,停在后腰上摩擦。青年整个人的身子将他压着,粗喘中只在竭力地呼吸他身体的味道。

    “……!”

    不远处的木门后马蹄错步,引得两人一同抬头。东方未明见荆棘像被踩了尾巴一样惊得发僵,不由笑了一声。

    他俯视着眼前的身子,纵是再想要,也舍不得剥去荆棘的自尊,让他在这种地方颜面扫地。

    “……睡吧。我也困了。”

    违心的话出口,换来一声闷哼。东方未明不敢再抱下去,几个翻身滚到牧草边上。下身的东西迟迟软不下来,合眼之时只得用手去握。

    一夜睡不安稳,梦境不断。自他通了情事,极少再有如此糜烂的淫梦。

    梦里全裸的男人躺在牧草中,像马一样被他骑着韵律。他拽着一双脚踝向下用力,看着欲穴咬住他的硬物吞吐,却怎么也不足滋味。那人被他折腾得直叫,被肏干的力气埋入草穗。

    荆棘。他在心中重复,只见男人嘴唇张合,唤他的语句呼之欲出。

    喜悦之余他正要埋头拥吻,忽觉地面摇晃。

    “师弟!”

    惊醒时东方未明身上全是汗水,梦里被他占满的男人正按住他的肩膀。昏暗的白晨落在荆棘身上,他面色难看,对青年比了个闭嘴的手势。

    东方未明扫了下马圈,不见萧遥的影子。他摸向自己的佩剑,朝紧闭的木门看去。门外有人,数量极多。

    几队骑兵将马圈围了个水泄不通,张弩待命之时,眼前房屋木栏狂颤。窗板门面乱响中拍打开合,圈内传出马鸣嘶叫。

    “别让他们跑了!”

    将领喊着已觉黑暗深处骏马奔出,一手挥下,箭矢如雨。

    几只惊兽中箭折足,在泥泞的地上划出几丈。马儿倒地粗喘,发出绝望的乞声,上面却不见人影。

    “在那!”

    一人出声,屋顶破出一口,两道人影在空中弹开。东方未明往下扫过,心叹还真是有几人面熟。一是在城中咄咄逼人的李将军,二是昨夜农户家中帮忙开门的年轻人,他看到那人换了一身戎装,已是猜出一二。

    年轻副将昨天回来省亲,见过萧遥的模样便想起缉拿册上的容貌,连夜赶了回去。如今东厂西厂都与反贼剥不清干系,朝廷上下被渗透的彻底,连六扇门都不可信。圣上现想拿人,自然只得动用拥皇军系。

    两个江湖人功夫极高,已经甩开他们追击的铁骑,眼看藏入茂密林海之中。骑在前面的李姓将士大吼一声,长枪扫地,借力腾起。他的轻功虽远不如逍遥弟子轻灵飘逸,厚重有力却不失速度。

    东方未明脚力最好,不出几刻翻过一座矮山。远处官道在即,又觉不对,林中惊鸟四起全向他飞来。

    “二师兄!”

    他喊了一声,刚在身边的影子不知何时不见。他急的浑身刺痒,返回去找人依然为时太晚。

    “在那边!”

    从北而来的军队浩浩荡荡,像密密麻麻的黑点,将这片山头围住。

    “大胆反贼,还不束手就擒?!”

    “我们不是反贼!”

    持盾的队伍越压越近,东方未明咬紧牙根,拔剑出鞘。金属与剑鞘发出清耳的擦响,这一瞬间他是悔了。不是悔帮了萧遥,而是将他心心念念的人扯了进来。此剑若是见血,以后皇天之下他师兄还有什么落脚之处?

    青年踌躇之余,几丈外青松摇曳,一个人影踏到上面引得众人怒喊。

    “给我们让路。不然——”

    荆棘气运丹田,声音辽阔,他踏着树干手里一提,正拽着一人。李将军被他点了大穴,只得眼睁睁魔刀贴向自己脖颈。

    “师兄!不要!”

    东方未明从林中跑出,站在松前,他知这帮军士与江湖人不同,如此做法只会玉石俱焚。荆棘看到他挡前面一时间急火攻心,恨不得把人敲晕了捆在自己背上。

    “且慢。”

    浑厚人声从人群深处传来,不知为何军队的阵型大变,连戒备也松懈下来。

    众人频频散开,为一个穿着华贵盔甲的老者让出一道,待东方未明看清那人面容,提到喉咙的心终于落了下去。







    TBC

  • 352#
    .⁄(⁄ ⁄•⁄ω⁄•⁄ ⁄)⁄. 回复于:2015-11-17 16:44:27
    .⁄(⁄ ⁄•⁄ω⁄•⁄ ⁄)⁄.
  • 要肉不肉的太折腾人了!简直心疼XDXDXD

    所以来者是戚将军?
  • 353#
    .⁄(⁄ ⁄•⁄ω⁄•⁄ ⁄)⁄. 回复于:2015-11-17 17:29:29
    .⁄(⁄ ⁄•⁄ω⁄•⁄ ⁄)⁄.
  • 好有愛!夢好黃!姐呼一定要讓這淫夢想成真!!!
  • 354#
    = = 回复于:2015-11-17 23:14:08
    = =
  • 呜呜睡前吃到姐夫太太的粮了
  • 355#
    顶锅盖 更新于:2015-11-20 12:11:09
    顶锅盖
  • 6

    “戚将军!两个刁民包庇反贼,属下亲眼所见!请将他……嗯。”

    被荆棘拽住的李姓将士喊声戛然而止,众人见状将长矛指向东方未明。骑在马上的老者不显慌乱,他乃当朝抗倭寇名将,头盔的缝隙中透出几缕白发,人过花甲当年英武犹存。

    “都速速停手!东方少侠有恩于老夫,不会于他不利。”

    戚继光征战沙场半生却觉得入朝为官最费人神,他看着皇帝朱莞长大,登基后挥霍荒淫,但他仍对朱莞一片赤诚忠心。先前他因东厂设计,困于灵隐寺,被东方未明所救,此时自是不信东方未明有谋逆之心。

    “谢将军开恩。二师兄,信我一次!”

    东方未明喊得着急,树上的人的眼神比长矛更锐,想要把他看穿一般。荆棘暗啐他师弟这么多年还是好哄好骗,气不打一出来。他把人质使劲推到地上,跃到青年身边,手里的兵器没有收的意思。

    戎装老者下马,被几十人的人墙隔开,一个骑兵从侧面飞驰而来与戚继光低声禀报了什么。


    萧遥天未亮时出的马圈,他不想继续连累二人,独自上路。谁知过了官道便撞到这队人马,寡不敌众。

    他被缚在一间帐篷里,极其谨慎地观察着四周。如今被擒他明白自己活不久了,可看守他的侍卫对他出乎意料得礼貌,请了军医给他疗伤。

    萧遥抬头朝向被说是医师的人,警惕中生出疑惑。那医者身材细小,穿着宽大斗篷,看曲线是个妙龄女子。女医也不避讳,直直迎向他的视线。她把身前的竹篓放下,撸起衣袖

    “你打那些官兵未免下手太重,让本姑娘浪费不少时间。”

    女医点了他的大穴,像模像样地审了审脉,然后从合紧的竹篓里捧出一物。萧遥对着那芊芊素手睁大眼睛,若是能动早退出几尺。

    女人白皙的手指上盘着拇指粗的虫子,黑色身躯缓慢蠕动。

    “怕什么,水蛭给你吸淤的。”

    萧遥一身冷麻,心想朝廷走狗竟然用这么奇怪的方式行害,正要闭眼就义忽听有人走入帐内。

    “萧兄!唉……沈澜姑娘?”

    东方未明见到人喜出望外,他刚与戚继光解释了一路,中途不让荆棘对旁边的护卫动手费了他不少功夫,好不容易让他师兄浑身的汗毛都平顺下来。

    “东方少侠,这就是老夫之前从西域请来的神医,你们与她早已相识?”

    “哼。有他不认识的姑娘?”

    说话的男人一听女子姓沈,又怎么看怎么眼熟,想起自己之前在树林里白吃的巴掌。

    “呃,说来话长。”东方未明暗朝荆棘挤眼,挠了挠头发,准备去解萧遥穴位。

    “你干什么?你敢放开这反贼,让他在将军面前造次?!”

    “戚将军,如我刚才所说,我朋友一心为国,他投诚于诚王也是为民所忧……”

    “大胆,你是什么东西敢说天子不是?”

    李将军见戚继光由着东方未明大放厥词气得手臂直颤,若不是有人煞神似的朝他瞪来,他早出手一显君威。

    “东方少侠,你有所不知。圣上之前被西厂贼人玄漓谋害,做出出格之事也是被其用蛊所控。圣上本心慈人善,尚在是皇子时已是天王厉苍天的弟子,他一直深信厉先生止戈为武之理。”

    荆棘闻声皱眉,心想这什么乱七八糟,比坊间传闻还要离谱。天龙教何德何能,传教都渗透了朝廷?他记起紧那罗之前对东方未明的游说之词,冷哼中欲把青年捞到自己旁边,结果那人活像一只摇尾巴的大狗,整个身子窜到帐篷深处。

    “此话当真?!”

    “自然。厉先生被圣上所救,如今在皇城中调养。”

    戚继光抚须说着,想起朱莞回到曾经的心性不由眼角生出笑纹。

    “既然圣上相信止戈为武,为何又要出动诸多人马缉拿诚王坐下义士?!”

    “东方少侠,朝廷与江湖大为不同。圣上无意追罪于诚王,可惜他们仍行过谋逆之举,如今规矩和样子要做给大臣们看。等风波过去,圣上自会寻吉日大赦天下。至于老夫率领的人马,也不是为了缉拿你的朋友,而是西厂玄漓势力下与倭寇勾结的贼子!”

    东方挑起眉毛,他对西厂势力一无所知,想发问时老者又徐徐说来。

    “圣上被玄漓下了奇蛊,若不是诚王刺客险些行刺成功,把圣上体内蛊虫吓死,现在圣上怕也是被人所控。玄漓已死在老夫刀下……东方少侠,我听闻你在江湖卷入轩然大波,估计也是玄漓的党羽施计。”

    “戚将军这是何意?我未曾……”

    老将军挥手叫人递上一本名册,用粗糙的手指翻开书页,旁边的少女有些不耐烦了。

    “你们一群人说够了没,本姑娘还要医人呢。”

    李将军与荆棘一同咋舌,没来得及开训八尺男儿通通被一个女孩轰出门外。李将军见戚继光从容地带着东方未明走向另一个帐篷,他只能把手中长矛使劲插进地里,身边绿林莽夫大啐一声。

    名册上皆是人头画像与注释他们身份的短句,东方未明翻了几页,对上面陌生的面孔有些费解,直到书页见底时脚下滞住。

    “江天雄。”

    青年贴着纸仔细看着一笔一划,熟悉的名字后一排小楷工整地写着——禁卫军教头。

    “他竟与朝廷的事有关?”

    “不错。他是玄漓的恩人,极少在朝中路面。据老夫的下属探查他在江湖还有另一层身份。”

    “……他还是天意城之主,天意城的杀手不少都是倭人……难道说?”

    东方未明低头琢磨天意城名中之意,惊于江天雄野心包天,指染江湖还不足够,竟想控制朝廷。

    “戚将军,你们可有将他逮住?实不相瞒,他之前为夺圣堂之钥,谋害我师兄陷我于不义!我必须与此人做个了断。”

    老将军摇了摇头,略显遗憾,面前的青年声音也低了下去。

    “老夫我对你的事情略知一二,他囚禁厉先生也是为了圣堂之钥,原本老夫只以为他是玄漓的下属。没想到此人涉水最深,四大高手为了护他从皇城逃跑竟不顾玄漓。军队人力多,找那些藏在暗处的高手也是难上加难,东方少侠若是留下一同缉拿……”

    东方未明当然愿意献出薄力,而站在不远处的男人神情稍暗。


    军中男丁密集却极少人声嘈杂,荆棘走在泥路上,总觉得有十几道目光黏在他身上。他对这些拿军饷卖命的嗤之以鼻,又没有缘由地心生焦躁。

    他师弟想留在此处要江天雄狗命,并无问题,要打架更少不了他自己。可他听到这个名字就想到之前逃亡之时,他怀里的人就要抱不住了,直到如今还能听到那微弱的呼吸声从耳边淡去。

    荆棘掀开帐篷,里面两男一女不知在为何口角,也懒得多听。他仰头示意他师弟出来,那青年嘿嘿一笑,钻到他身后,跟着他的步伐往外面的树林走去。

    荆棘斩掉小路上挡路的树枝,不理解自己在做些什么。以前无瑕子叫他暗中保护功夫还欠火候的东方未明,他也由着那小鬼被人打得抱头乱窜。

    不被打哪能学会赢,可现在又觉这人谁也伤害不得了,不在他视线范围里晃悠都让他难受。

    人一旦对什么上了心,便觉得处处都软的像块豆腐,兜也兜不住,仿佛忘了那人早是独当一面的侠客。

    而在东方未明眼中有人也一样笨拙,破绽百出。

    “师兄,怎么了?”

    青年的问词带着宽慰,他将荆棘的一举一动收在心底,多年如一,怎会解不出他此时眉宇间的压抑。

    “朝廷不讲江湖道义,你当真要和他们一路?不论以后要不要得成江老贼狗命,如果皇帝老儿又换了念头,你要怎么办?!”

    他说得愤愤,在旁人耳中却像是一种倾诉。男人沙哑的声音止住,换来手掌外的触感。

    青年握着他的手背,小心摩挲,目光如水勾勒上面的关节与纹路。他明白这其中风险,现在不能抽身也怕有人食言取了萧遥顶上人头。

    东方未明把百种话语都含在眼里,双手捧着这人的忧与意,只觉温暖力量无尽。

    “我知道……我知道。”

    男人听着重复的声音,撒气似的低叹。东方未明朝他贴近又退了回去,转头看向远处的官兵。

    荆棘的手掌被人松开,眼前被留下一个背影。他攥紧了拳头,抓不住残余的气息,直觉中不安定的燥意更加强烈。






    TBC

  • 356#
    (  ͡°  ͜ʖ  ͡°) 回复于:2015-11-20 12:47:41
    (  ͡°  ͜ʖ  ͡°)
  • 甜!好甜的一颗糖!
    这样的关心好棒啊XD 两个人都苏死了~~
  • 357#
    = = 回复于:2015-11-20 12:57:19
    = =
  • 人一旦对什么上了心,便觉得处处都软的像块豆腐,兜也兜不住,仿佛忘了那人早是独当一面的侠客。
    而在东方未明眼中有人也一样笨拙,破绽百出。

    ——这就是互相爱着的人啊呜呜呜真好。
  • 358#
    (  ͡°  ͜ʖ  ͡°) 回复于:2015-11-20 14:59:00
    (  ͡°  ͜ʖ  ͡°)
  • 这就是牵肠挂肚的滋味啊二师哥~
  • 359#
    (  ͡°  ͜ʖ  ͡°) 回复于:2015-11-26 11:33:02
    (  ͡°  ͜ʖ  ͡°)
  • T.T等著更新!!
  • 360#
    = = 回复于:2015-11-28 17:52:11
    = =
  • 爱姐夫爱生活!被姐夫太太拖入了明荆坑!!!QAQ
  • 361#
    (,,Ծ▽Ծ,,) 回复于:2015-11-29 12:32:50
    (,,Ծ▽Ծ,,)
  • 天呐太好吃了
  • 362#
    .⁄(⁄ ⁄•⁄ω⁄•⁄ ⁄)⁄. 回复于:2015-12-05 18:07:57
    .⁄(⁄ ⁄•⁄ω⁄•⁄ ⁄)⁄.
  • 姐夫姐夫我爱你~(づ ̄3 ̄)づ╭❤~
  • 363#
    .⁄(⁄ ⁄•⁄ω⁄•⁄ ⁄)⁄. 回复于:2015-12-05 18:07:59
    .⁄(⁄ ⁄•⁄ω⁄•⁄ ⁄)⁄.
  • 姐夫姐夫我爱你~(づ ̄3 ̄)づ╭❤~
  • 364#
    = = 回复于:2015-12-12 16:01:32
    = =
  • ಥ_ಥ姐夫太太……………求更新………呜呜………
  • 365#
    = = 回复于:2015-12-12 17:33:12
    = =
  • ಥ_ಥ姐夫好久没来了
  • 366#
    = = 回复于:2015-12-12 17:33:13
    = =
  • ಥ_ಥ姐夫好久没来了
  • 367#
    ಥ_ಥ 回复于:2015-12-14 01:16:12
    ಥ_ಥ
  • 不会和心石一起坑了吧
  • 368#
    .⁄(⁄ ⁄•⁄ω⁄•⁄ ⁄)⁄. 回复于:2015-12-16 22:33:00
    .⁄(⁄ ⁄•⁄ω⁄•⁄ ⁄)⁄.
  • 姐夫姐夫  宣太太画图了!!!
  • 369#
    (,,Ծ▽Ծ,,) 回复于:2015-12-16 23:36:44
    (,,Ծ▽Ծ,,)
  • 宣太太画图了!!画图了!!跪求回圈呜呜呜
  • 370#
    ಥ_ಥ 回复于:2015-12-17 03:37:07
    ಥ_ಥ
  • ಥ_ಥ姐夫记得出本啊我等着你的本
    • 正文已经交给排版妹子啦,封面太太也画好了,ಥ_ಥ番外印成赠品小册子,因为后面写的太烂还在修
      姐夫 评论于 2015-12-17 22:13:18
  • 371#
    .⁄(⁄ ⁄•⁄ω⁄•⁄ ⁄)⁄. 回复于:2015-12-24 01:23:53
    .⁄(⁄ ⁄•⁄ω⁄•⁄ ⁄)⁄.
  • 默默催个更……已经一个月了QAQ
  • 372#
    .⁄(⁄ ⁄•⁄ω⁄•⁄ ⁄)⁄. 回复于:2015-12-24 02:40:43
    .⁄(⁄ ⁄•⁄ω⁄•⁄ ⁄)⁄.
  • 一同催!一同催!
  • 373#
    (,,Ծ▽Ծ,,) 回复于:2015-12-25 03:27:34
    (,,Ծ▽Ծ,,)
  • 坐等千山通贩!!
  • 374#
    .⁄(⁄ ⁄•⁄ω⁄•⁄ ⁄)⁄. 回复于:2016-01-10 23:59:55
    .⁄(⁄ ⁄•⁄ω⁄•⁄ ⁄)⁄.
  • 番外不更新了吗QAQ
  • 375#
    (,,Ծ▽Ծ,,) 回复于:2016-01-13 01:31:20
    (,,Ծ▽Ծ,,)
  • 收到千山辣!番外炒鸡好次!!
  • 376#
    .⁄(⁄ ⁄•⁄ω⁄•⁄ ⁄)⁄. 回复于:2016-03-07 15:40:19
    .⁄(⁄ ⁄•⁄ω⁄•⁄ ⁄)⁄.
  • 好棒呀 大大 二师兄和未明的cp太棒啦 这篇从此以后是我的最爱啦(☆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