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迷恋

绮礼神父做完祷告后提着提灯去地下室看望被囚禁在那的切嗣啦~
3 圈子: Fate/Zero CP: 言切 角色: 言峰绮礼 卫宫切嗣 TAGS: FZ Fate/Zero
作者
兰波 发表于:2015-08-05 15:27:59
兰波

           黑暗的走廊里,忽然亮起了昏黄的烛火。烛火飘忽闪烁几下后稳定了光芒,安分的照亮了黑漆漆的走廊,以及提着它穿着大祭司主教服的神父的面容。带着令人感到厌恶的捉摸不透的,称得上愉悦的笑。



  他将要去地下室,去看望囚禁在那的某个男人,那个他一生中最大的敌人同时也是最感兴趣的男人。神父索求他,不管是他破败的身体还是虚无的灵魂。从里到外,名为言峰绮礼的神父都索求着那个名为卫宫切嗣的男人。



  地下室的门打开,有股陈腐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这里没有活物一样。但是有的,活物躺在那张床铺上。他身上没有任何束缚,轻微上下起伏的胸膛证明了他只是在睡眠。神父的手着迷的抚上梦中人的脸庞,心里感叹着:啊,真想进入你的梦里,看是怎样的痛苦的梦境折磨着你,是怎样的梦魇使得你睡觉也露出痛苦的表情。真是把持不住啊,好像把你的痛苦全部舔舐干净,卫宫切嗣。



  “卫宫切嗣。”神父低吟出这个声音,这个名字的音节辗转在神父的舌尖,发酵在神父的声带,碾磨在神父唇间的开合里。加上神父的低音念出来,有种情色的味道。梦中人的眉头皱了皱,这个时候该是镇定剂药效过去醒来的时候了。绮礼就是赶着这个时间来到地下室的,你看,他连红色的大主教礼服都没来得及脱下呢。他拒绝贵妇晚宴的邀请,公仆酒席的邀约,只身一人来到这昏暗不见天的地下室,只为看到卫宫切嗣醒来。卫宫切嗣真是他重要的人呢。



  卫宫切嗣挣扎着从梦里醒过来,那双痛苦的眼睛颤抖着睁开看向坐在他床沿的神父,对上那双看似关心实则包含恶意的眼睛。这是第几天了,这是第几次了,睁开眼看到这个假神父,切嗣胀痛的头脑开始不禁想。有些事呢,你越不想发生它越会发生。最不想遇见的人偏偏盯上你。圣杯战争后,一生中全为失败的自己,不过是个破败的大叔罢了。这样的我还有什么能令你囚禁来这地下室呢,言峰绮礼。你在我身上,什么答案也求不到。造物主还真是...以为这已经是人生的谷底了,没想到还能给我挖个洞让我继续往下跌。



  即使到这个地步了,言峰绮礼还是能做出令切嗣不可置信的事情。他俯下身来双手撑在切嗣的床前吻了卫宫切嗣,胸前的十字架垂落在切嗣突兀的锁骨上。他没有错过卫宫切嗣眼里那一瞬间的慌乱和不知所措,还有紧张的危机感。这些鲜活的情绪,令言峰绮礼觉得嘴唇覆盖下的那来自卫宫切嗣微凉的触感,更为吸引起来。



  他恶作剧似的伸出舌尖在对方干燥的唇上舔舐起来,对方几乎是下意识的想推开他,浑身打了个激灵。只不过,现在考虑下双方的身体情况,简直就像是要雁夜去对战巴萨卡一样啊。切嗣双手去推言峰绮礼时没推开,反而被对方加深了这个吻。他皱着眉头用了力气往下一咬,血腥味开始弥漫在两人的口中,越来越浓,绮丽而醒目的红色给两人的唇都染了色,言峰绮礼不是因为吃痛而离开切嗣的唇的,而是为了好好欣赏被他自身鲜血染上色的卫宫切嗣,配上卫宫切嗣那怨恨厌恶的眸子,他甚至产生了错觉好似听到了来着自己心脏的“dokidoki"声。别开玩笑了,他的心脏早已停止跳动,现在那里不过是黑泥。卫宫切嗣,不论是怎样的你,都感觉好似有魔力一样呢。言峰绮礼伸出舌尖舔舐了嘴角的鲜血,心想着这要是是你的血的话一定更美味,然后虔诚的再吻了下去,像一个虔诚的教徒在亲吻自己的信仰一样。



  “你,你疯了么,言峰绮礼!”卫宫切嗣的声音很明显的听得出来愤怒。言峰绮礼楞了一下,随即貌似不解的说;“我只是很正常的在亲吻你啊,卫宫切嗣。”亲吻,他们之间会有亲吻?!你一定是疯了!言峰绮礼在卫宫切嗣震惊的脸上看出这么个意思。言峰绮礼不是没有上过卫宫切嗣,事实上他每次来到地下室都碰了卫宫切嗣。不过,那不是做爱,那是单方面的发泄性欲。就算是发生身体关系,可是他们从来没有亲吻。亲吻是爱人间才会做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实在是怪异的不像话。



  “我爱你啊,所以亲吻你。”神父随即微笑着说。“别骗人了,你根本没有爱人的能力,你也不爱任何人。”冷冰冰的话语自切嗣口中吐出。绮礼抬眼看向切嗣那双在灯光下也无丝毫高光的眼睛,用手覆盖上那双冷淡的眼睛,继续了那个纠缠着铁锈味的kiss。我爱你啊,你怎么不相信呢,虽然是坏掉了的爱,那也是爱。这么想着的神父,从嘴唇一路舔舐到锁骨,舌尖燎原之地被掀起热度,失去视力感官的切嗣仰起头难耐的呼吸,带动得喉结吞咽。



  绮礼给切嗣穿的是青色和服,它很快散乱在床铺上。绮礼的吻点燃的燥热令切嗣身体颤抖。渐渐的,绮礼来到切嗣分开的腿间,舌尖濡湿大腿的两侧,绮礼注意到切嗣的手抓紧了身下的床单。蒙住切嗣眼睛的手早已替换成了他自己的和服带子,青色的和服带子蒙住了他的眼睛,只看得见他微微张开嘴喘息。好想把你弄坏啊怎么办,不行,现在还不行,绮礼按捺住在心底叫嚣的声音。



  那只给孩童喂食过圣餐的手指现在正在切嗣的体内肆意,勾起几声来自切嗣唇间溢出的美味呻吟。那身穿着红色十字架的神圣礼服,正禁锢着身下赤裸的人。这个...虚伪恶劣的假神父,切嗣一边忍耐来自神经末梢的快感,一边不禁这么想。



  当神父真正进入到那温热的内里时,还未等切嗣习惯,就开始了深入浅出的狂风暴雨般的动作。面对最喜欢的人,当然要干得最卖力啦,神父嘴角勾着一抹笑。他将切嗣修长的腿架在自个肩上。停不下来,一切都停不下来。他次次都顶进那人温热的最深处,这个人的里面如同他的内心一样柔软呢。明明比谁都柔软,可表面却是这副冷血的模样。想要再进去一点,再深一点,从里到外全部拥有你。一时间,地下室里只能听得进肉体撞击的声音以及断断续续的喘息呻吟声,还是禁不住这种撞击而吱吱呀呀的木铺床。



  这些声音都叫切嗣难堪,都叫切嗣羞愧。眼睛看不见,导致其他感官的感觉更为清晰明了。他能感觉到身上的人是怎样嵌着他的腰进入他的,怎样将那火热的器物一寸寸钉进身体里,一波波的快感冲刷着大脑的理智,唇齿间溢出的呻吟带着颤抖。



  到了最后,偏偏是快要到了的时候。言峰绮礼却突然不动了,只停留在穴口碾磨不进来。这种快要到了却偏偏还差一点的感觉让切嗣难受,他伸出手去扯神父的礼服。神父顺从的弯下身,在绮礼吻上切嗣的时候,下面也一挺腰进入到最深处。唇齿交融之际,还能听得到切嗣拔高了调子的呻吟。两人一同到达了高潮。



  乘着高潮的欲潮还未褪去时,言峰绮礼扯掉了卫宫切嗣脸上的带子。切嗣那头本就乱糟糟的头发散乱在白色的床单上,那双溢出生理性眼泪的眼睛迷乱的看着言峰绮礼,脸上的潮红自然还未褪去,被吻得水润光泽的嘴唇还在喘息,无遮拦的胸膛也在上下起伏。真是好景色啊,卫宫切嗣。



  



  



  



  

    1#
    .⁄(⁄ ⁄•⁄ω⁄•⁄ ⁄)⁄. 回复于:2015-10-22 13:51:17
    .⁄(⁄ ⁄•⁄ω⁄•⁄ ⁄)⁄.
  • 和服还有祭祀服play~带感啊~切嗣papa穿和服好好次的样子(¯﹃¯)
  • 2#
    .⁄(⁄ ⁄•⁄ω⁄•⁄ ⁄)⁄. 回复于:2017-08-02 11:20:03
    .⁄(⁄ ⁄•⁄ω⁄•⁄ ⁄)⁄.
  • 最爱切丝papa在下面
  • 3#
    = = 回复于:2019-08-08 18:03:11
    = =
  • 莫名心塞塞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