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故地拾遗

不定期更新原著向短篇~
0 圈子: 神雕侠侣 CP: 过靖 角色: 杨过 郭靖 TAGS: 蓉愁 尹龙
作者
肥鸟在火鱼在锅 发表于:2015-04-11 23:06:37
肥鸟在火鱼在锅

其一 桃花妄

彼时杨过方梦见欧阳锋教授蛤蟆功,梦醒以后又是委屈又是挂念。他思及桃花岛中那一家人正和美安睡,而义父此时却不知身在何处,心头一阵接一阵的窒闷。于是趁夜色出了山洞站于崖边,天上星河灿烂、耳畔似有海风萦回,一时间顿生天高地迥之感,自怜自哀之情更甚。 方此时,他耳中又听得一声长啸,叫着“过儿,过儿”,正是郭靖声音。 杨过被这喊声从茫茫天地间只一人的孤寂境地拉了回来,登时眼眶就红了。他狠狠揉了揉眼睛,竟尔揉下数滴眼泪来。毕竟是小孩子心性,这时杨过早将一天前自己那句“才不出来呢”忘在脑后了,心道:“莫非郭伯伯竟又寻了我一夜么。” 他这么一想,眼角鼻尖的火倏地顺着脸颊烧到了心口,双脚不由自主地往声音的来处奔去。天黑夜深,杨过数次绊倒在山石上也恍若不觉,他满心只剩下一个念头:“纵然旁的人看不起我,有郭伯伯对我这么好,我也不枉来这臭岛一遭了。” 杨过一路跑到沙滩上,口中应着“我在这儿,我在这儿”,遥看着郭靖划艇靠岸跃上滩来,胸口胀得发酸,踩着沙子大步跑过去,继而腰上一紧身体一轻,竟被郭靖一把搂进怀里。 他自下生以来便是有母无父,后来母亲去世,他在市井中摸爬滚打,比起乞儿野狗也不过多了个落脚之处;常人避他尚嫌不及,遑论如此地嘘寒问暖、亲近拥抱了。是以杨过初时惊骇得浑身僵硬,险些露出獠牙来在郭靖脖根处咬上一口,稍定了定神才渐渐放松了身体、慢慢抬起手臂,以一种轻若惊弓之鸟的力道回抱住了郭靖的脊背。 是时夜幕深浓,海面并山峦皆是乌漆一片,天空繁星点点,恰如群萤飞散。杨过身子早被夜风吹得冰凉,骤然跌入一温暖怀抱,襟带相亲,直觉得如濯热泉、如餐美脍,当真是遍体周身无一不舒坦,恨不得教郭伯伯就这么抱到地老天荒去。天下至为温暖宽阔的肩膀就在眼前,他免不了对生为郭伯伯亲女的郭芙更加嫉妒,又想起前天日间被踩死的蟋蟀,心中激愤愈盛,鬼使神差地道:“郭芙讨厌,就算你和郭伯母都乐意,我也不要跟她做夫妻。” 这话一出口,杨过就悔得险些咬下自己的舌头来——那郭芙是郭伯伯的独女,一看就是个千娇万宠养大的闺女,别说踩死只虫子,就算自己被她欺负死了—— 恐怕就算自己真被她欺负死了,郭伯伯的心里也是向着她的。说不定自己狠狠得罪了她,郭伯伯郭伯母就要把自己赶出桃花岛了。 杨过自觉想得通透,当下兴味索然,身子一扭一挣脱开了郭靖的怀抱。 郭靖却只一笑,先脱了外袍给杨过,见他自己披上了才道:“那时候你在舱外听见了?这事的确是伯伯想得不周了,你既不喜欢,往后再说便是。”又道:“芙儿的确太娇纵了些,伯伯替她给你赔罪了。” 杨过气性未消,只摆出惶恐模样,口道:“实在不敢当。” 郭靖只道杨过已谅解了郭芙,心中益发爱怜,抬起手来揉了揉他的发顶,道:“走罢,快回去吃饭。” 两人遂抄近路回返。 郭靖心想杨过这么大点儿年纪便把夫妻之事挂在嘴边,总是不大妥当。他生性耿直,一向是个有什么说什么的,就一边牵着杨过走过岛中奇门八卦,一边把所思与杨过讲了。 杨过从小混迹于市井中,听了郭靖这谆谆教诲忍不住一撇嘴,心中暗道:“不就是一只公蝈蝈跟一只母蝈蝈一块儿住在蝈蝈窝里,最后生了一只聒噪又傲慢的小母蝈蝈么,这有什么不能让人说的。”不过他嘴里可不敢这么说,只道:“好啦,那我今晚过后再不说这话便是,不过郭伯伯你得告诉我……”他在黑暗中露出个又狡猾又惫懒的笑容:“郭伯母那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儿,怎么就肯给你当媳妇?” 郭靖倒是一点儿也不恼,耐心地道:“我与蓉儿两情相悦,做夫妻本是理所当然之事。”他帮着杨过将过长的袍袖卷了一卷,续道:“往后对着姑娘家,可莫再……咳,‘美人、美人’地乱叫了。” “美人”这二字对他来说委实太过油滑了些,自舌尖迸出时,郭靖脸上也是一红。 杨过吐了吐舌头,问:“两情相悦是说你喜欢她,她也喜欢你?” 郭靖含笑点头。 杨过心里早已明镜一样,可不知怎么就是想逗郭伯伯一逗,于是故作出一副天真情态,口道:“那我喜欢郭伯伯,咱俩也可做夫妻吗?” 郭靖失笑:“这个……当然是不成的。” 杨过心里乐得打滚,面上却委屈道:“原来郭伯伯不喜欢过儿吗?” 郭靖摇头道:“伯伯当然喜欢过儿啦。只是……嗯,只是过儿你长到现在,应当知晓世间夫妻都须得是一对男女才成。” 杨过仍作懵懵懂懂状,不依不饶地接着问:“那咱俩是两情相悦,却做不得夫妻啦?” 郭靖连忙截口,正色道:“自然也不是。伯伯对于过儿之喜欢乃是父叔之于自家子侄之喜欢,虽无血脉,却更甚于亲情,又怎能同男女之情相较而语?”又说:“你年纪还小,往后莫要再想那缥缈情爱之事,好生立身练武才是正理。” 杨过听了这“虽无血脉,却更甚于亲情”的一句,眼底又微微发起烫来,心中愈加肯定郭伯伯是自妈死后第一个全心全意为他好的人,激荡之下,竟也顾不得胡说八道插科打诨了,郑重道:“郭伯伯是天底下待我最好的人,过儿一辈子都记着。” 后来他这“天底下待我最好的人”、“天底下独一个待我好的人”的感辞又反复无常地给了小龙女跟欧阳锋,一次较一次说得诚挚可怜——非是旁人便对他不好,实乃杨过天性自私凉薄,只当人在眼前时才想得起来此人对自己有诸多好处之故。然而他现时说得恳切真诚,令郭靖心内也极为酸涩感动,除却故人之情、教养之义外对他更增疼爱。 此后郭靖禀明柯恩师收二武、芙、过为徒;黄蓉忧心杨过来日成祸,索性只教识字不授武功;杨过偷练蛤蟆功,误伤小武,口辱柯师公。郭靖无法,只得断去师徒之份,别过亲友自携了杨过前往全真派求教。 他二人一路向北,并不急忙赶路,若杨过能抛去胸中气恼怨怼,此行便像是长辈挈晚辈游历山水了。一大一小跨驴行舟,指点山河,偶尔路遇不平之事便出手相助,行至终南山下时更是两厢不舍,依依离情犹甚。正是万般酸甜苦辣由此而发,直引出一段纠缠一生之孽缘来。


    1#
    肥鸟在火鱼在锅 更新于:2015-04-11 23:08:11
    肥鸟在火鱼在锅
  • 其二 终南困

    天时正午,靖、过二人于樊川普光寺落脚打尖。因他二人打扮素朴、身带风尘之故,庙中僧人待之甚是轻慢不耐。这冷眼又带血连肉地牵扯出杨过满满一胸愤郁,他蹦起来就要骂人,却被郭靖擒着臂膀按住了。
    郭靖从知客僧处接了素面、馒头,含笑道了句多谢;他径自往寺边松下寻了两墩石凳,拿袖子抹拭干净了方拉杨过坐下。树翳幽凉、长草摇曳,寺钟在耳,清风抚背;岗下流水溅玉、山中百鸟啼鸣。人者听之心喜、望之畅怀,身处此空明图卷之间,真是无比快哉自在。然而此情此景清远有余,繁丽不足,毕竟不为少年人所喜。杨过四下望了望便觉寡淡无趣,心道:“我在岗下时说这地方颇似桃花岛,现在看来,却是远远不及啦。”又想到自己已下定决心永不上桃花岛,心内一时恻然,手端着素面却再吃不下一口。
    两滴眼泪顺着杨过脸颊啪嗒啪嗒地落入破陶碗中。杨过猛然起身,“咄”地一下将那陶碗放于石凳上;见郭靖抬头看他,慌忙转了身,闷声闷气地道:“我吃好了,四下转转。”他也不待郭靖点头,就逃也似的往松后长草深处钻去。他刚探进去小半个身子,脑门便恰恰好撞上了松后草中的石碑,这眼前是纷纷华彩绚烂:金星乱窜、野火横行;乍然吃痛,他不由“啊哟”一声叫了出来。
    郭靖听见杨过痛苦叫唤,连忙扔了馔食起身察看。所幸杨过除却脑门鼻尖上红了一片外没甚大碍。二人相对而笑,又一齐抬头去看那石碑。
    但见石碑已古,碑上刻的是长春子丘处机的一首诗偈:“天苍苍兮临下土,胡为不救万灵苦?万灵日夜相凌迟,饮气吞声死无语。仰天大叫天不应,一物细琐枉劳形。安得大千复混沌,免教造物生精灵。”
    郭靖手抚石碑,想及自己与蓉儿隐居桃花岛后,竟就此与丘处机、马钰几位师长长远别离;此时重逢在即,心中无限唏嘘、更有无限欣喜。他微微一笑一叹,转头对杨过道:“这是你丘祖师作的诗。看见这诗碑,便知重阳宫不远了。”
    杨过头晕未消,耳听郭靖此言,鼻子已先酸了:“过儿不要去甚么重阳宫,过儿只想跟郭伯伯学武。”
    郭靖本就舍不得他,听见杨过话语中眷恋之情,心中更是怃然。但大师父决绝在先、蓉儿有言在继,桃花岛是无论如何都容不下过儿的了。郭靖只得硬下心来,温声道:“过儿莫怕,你父亲生前是丘祖师的得意弟子,丘祖师瞧在你父面上,定会好好待你的。你根骨比伯伯好多啦,只要用心学艺,将来必有大成。”
    杨过听了“你父亲”三字,如雷殛顶,悚然一惊。他忽然就想起母亲提及父亲时的特异神色、并黄蓉的冷淡猜忌……郭靖待他的确亲厚,但在这千般委屈万般愤懑的时候,他忍不住暗想:莫非郭伯伯的亲厚形容尽是些别有用心?
    一只手轻轻拍上杨过肩头。他身子一晃,醒过神来。眼前是郭靖忧心关切的神情,耳边仿佛又响起当日那句“虽无血脉,却更甚于亲情”。杨过脸上一红,心中顿感羞愧,暗道:“我真是鬼迷了心窍,竟疑心起郭伯伯来。就算天底下剩下的所有人都是恶人,郭伯伯也是最好的好人。”他少年坎坷,性子偏激,一心觉得对他好的人才算是好人,譬如他娘穆念慈,譬如郭靖、欧阳锋,至多再加上一个他爹杨康。
    郭靖见他回神,似乎松了口气,又探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过儿,怎么了?是头痛么?”
    杨过摇摇头,满腔的委屈堵在胸口。他动了动嘴唇,喃喃道:“郭伯伯,我不痛,我……我想问你一件事。”
    郭靖道:“什么事?”
    杨过道:“我父……”他刚说了两个字,胸中忽然生出一股怯意来,再一看郭靖从始至终耐心温和的模样,眼眶就红了,竟生生把后文咽了下去。
    他自与郭靖相遇以来从未于人前掉过半滴眼泪,此时眼底含血泪蓄于睫,着实把郭靖吓坏了。郭靖两手按着他肩头,心里火焚一般着急,手上却不敢多使半分力,连连道:“过儿,怎么了?你快说,快告诉伯伯啊。”
    杨过抿着嘴不说话,被问得急了才道:“……郭伯伯,你是要我好好学武功吗?那为甚么郭伯母从来不肯教我一点儿武功,整日只让我念书写字,还让大小武欺负我?”
    话音出口,杨过忍不住在心中自己骂自己:“杨过啊杨过,知道父亲死因的机会就在眼前,你却不敢问了么?你父亲是郭伯伯的义弟,是当世的大英雄大豪杰,你这么窝囊,怎么还配做他的儿子?”
    郭靖给杨过问得一愣,半晌方道:“你说……说甚么?你郭伯母她真的……从没教你练过武?”他素来待人以诚,性子中又多有憨直迟钝处,电光石火间根本想不通黄蓉之深远筹谋,于是心中惊讶困惑兼而有之,眉心亦不自觉隆起;然而夫妻俩十余年内相处下来,他早已形成了蓉儿行事必有其道理的自觉,便也丝毫不疑心黄蓉用心,只宽慰杨过道:“我们都当你如自家子侄一般,你伯母有你伯母的用意,她跟伯伯一般,都是想要为你好的。”
    说了这话,郭靖心内又暗叹一声,想道:“想来蓉儿是想教过儿做个文武双全的好男儿了,只是她想法虽好,做得也忒欠周全了些。若不是把过儿送到全真派来,等到他骨骼长成、错过了最合适练武的年纪,我们岂不是白白把这孩子荒废耽误了?若真如此,我夫妻二人又有何面目见康弟、穆姑娘于地下?蓉儿一向聪敏精灵,这一次怎么这般糊涂?”
    他为人最以义气为先,思及此处,胸中也闷出一丝暗火来,摇头叹道:“唉,其实伯伯也常常猜不出你伯母心中是如何想的,忝为夫妇,真是惭愧之极……”
    杨过观郭靖神情,知他显然是不晓得黄蓉藏私之事的,心下微觉宽慰,想道:“好歹还有郭伯伯是真心待我好的。”他有心引起郭靖爱怜,语气惨然道:“郭伯母总是有她的道理的!”
    谁知郭靖非但半点没听出杨过言语深处之恚怨,还颇有同感地点一点头,欣慰道:“过儿说得对,难怪蓉儿一直特别欢喜你。”
    杨过心中冷笑,并不搭话。
    郭靖又问:“大小武怎么欺负你了?等伯伯回去桃花岛,定要好好罚他们。”
    杨过自有一番骄傲,不愿让郭靖知道自己被二武打得毫无招架之力、还险些被憋死在沙子中,只昂头道:“左右最后是我赢了,我大人有大量,就不用郭伯伯替我罚他们了。”
    他心中却想:“若是郭伯伯也肯这样教我武功、也肯这样骂我罚我,让我怎样我都愿意。”
    杨过不肯明言,郭靖也隐约猜得出这孩子所言之事与当日打伤小武有些干联。他受黄蓉影响,虽方直却不混沌,于此中关窍亦是仔细想过便知:“芙儿说你们三个当时在比武——嗯,既然蓉儿没教过你武功,比武之事当然不是你先提的……”见杨过委委屈屈地点头,郭靖想到比武之后二武、郭芙的说辞,不由勃然而怒:“恃武欺人、以二打一、推卸责任……”他越想越气,抬手一掌拍在长春子的诗碑上:“这两个不学好的小畜生!”
    郭靖人至中年,功力愈加精纯;他此时掌上虽未刻意发力,却也打得那石碑晃了一晃。他勉强压下怒气,摸了摸杨过的发顶,道:“好孩子,让你受委屈了。”他还待再安慰杨过几句,却听身后有人惊诧发声,转过身来,就见两人立于山门之处。这两人皆作道人打扮,头戴檀冠、背负长铗。此时二人脸上俱带愤色,四道目光刀子一样朝这边射来;左边的道人往前迈了半步,被另一人拉住,两人复瞪了郭靖一眼,转身回路,脚下如飞,匆匆出寺去了。
    郭靖猜测这二人是全真门下,想与之同行,便于二道身后叫道:“二位道兄且住,在下有事请教!”他声音颇大,二道却丝毫不理,神态紧张,走出几步,仍频频回首观望。
    郭靖只道这两人耳背,足下发力落于二道面前。然而他隐居日久,于诸多江湖切口更是闻所未闻,兼之二道草木皆兵如临大敌,两方一番对答中十句有九句半都起了误会,这才引出郭靖打上重阳宫、破天罡北斗阵,引出少年杨过深夜梦回时一腔绮思来。

  • 2#
    = = 回复于:2015-04-12 10:46:14
    = =
  • 竟然能看到过靖!!(幸福地流下泪水
    郭伯伯真是正直得可爱……
  • 3#
    = = 回复于:2015-04-12 12:29:36
    = =
  • 神雕!虽然逆了还是好开心。
  • 4#
    是猫儿不是熊猫 回复于:2015-04-12 13:09:25
    是猫儿不是熊猫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大过靖终于有文了QAQ
    LZ加油~~~我整天来看你!
  • 5#
    = = 回复于:2015-04-12 14:31:49
    = =
  • 流下了幸福的泪水!楼主我爱你(づ ̄3 ̄)づ╭❤~以后天天来看你!
  • 6#
    = = 回复于:2015-04-12 15:13:28
    = =
  • 这对好美!!!过儿快温柔地和郭伯伯HE吧~~~
  • 7#
    = = 回复于:2015-04-12 16:48:29
    = =
  • 过靖!!!赞!!!
    lzgn加油写【眼巴巴
  • 8#
    = = 回复于:2015-04-14 11:28:43
    = =
  • 楼主我又来看你了~~千万记得这个坑呀~~
  • 9#
    回复于:2015-04-14 14:31:55
  • LZ万万常来啊~!(挥小手绢
  • 10#
    义父定为你成就这门亲事! 回复于:2015-04-14 17:27:08
    义父定为你成就这门亲事!
  • 哇好好看啊!特别是桃花岛那段,好原著,情感缠绵,过儿把汉子好手!
  • 11#
    = = 回复于:2015-04-15 07:37:02
    = =
  • 嗷!好赞!原著向超有感觉!

  • 12#
    乔末 回复于:2015-04-15 09:48:25
    乔末
  • 过儿调戏郭伯伯那段好萌萌萌!!!小屁孩真是瞎说什么大实话哈哈哈哈

  • 13#
    = = 回复于:2015-04-16 16:51:38
    = =
  • 哇哦!楼主么么哒╭(╯ε╰)╮
    好棒!好喜欢!

  • 14#
    望穿春水 回复于:2015-04-17 17:19:42
    望穿春水
  • 等更,等更,催更,催更,LZ酷爱来(ฅ>ω<*ฅ)

  • 15#
    望穿夏水 回复于:2015-04-21 11:09:18
    望穿夏水
  • (・ิϖ・ิ)っ踢上去,呼唤楼主~

  • 16#
    o.o 回复于:2015-04-26 10:07:15
    o.o
  • 吃的第一篇过靖,棒!!所以绮思到底是什么!求更(/ω\)
  • 17#
    望穿冬冰 回复于:2015-05-01 19:40:17
    望穿冬冰
  • 呜呜~(>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