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炖肉未果

炖肉未果的小段子们,324更超短元方
作者
萌点奇葩的小U盘 发表于:2015-07-16 22:47:58
萌点奇葩的小U盘

太短了,一个一个发有点占用资源,干脆集中在一楼了
CP目前有宁孙/张秦齐/张秦/张陶/元方
主要内容就是花式前戏,花式拉灯和花式肉渣
称谓和地名上有问题请告知我,好像bug一大堆
以及段子们都不会有后文了,但是可能还有同CP其他段子,或者不同CP的段子
============================================
宁冲玄X孙至言

“所以你下去吧……”孙真人在软榻上翻了个身,曼声对宁冲玄吩咐着,旁边站着服侍的女侍便立刻奉上美酒灵果,女侍十分貌美,身上带着似有似无的香味,坐在孙至言身边,若有若无的往他身上靠去。

“师尊不知您这是……又……”宁冲玄依然规规矩矩跪在地下,偷眼看了一眼自家师尊恭声问道。

“自然是去北冥洲,听闻北冥洲又有……”孙至言说了两句,见地下宁冲玄无甚反应,便住了嘴,兴趣缺缺,只漫不经心的剥着女侍奉上的葡萄。

“师尊……”宁冲玄依然皱着眉,犹豫了很久,将跪姿调整的更加笔直,才道,“师尊,掌门真人刚才示下,门下洞天真人不得私离门派,您……”

宁冲玄说话一向直截了当,可要劝的人变成了自家师尊,说话总是要注意一些。

“是,是,我自然是会听掌门真人的话的!”孙至言道,翻了个身,用后背对着宁冲玄,似乎被自家徒儿坏了兴致,很是有几分脾气的样子。

旁边女侍见了很乖巧的躬身送上上好酒水,孙至言亦视而不见,只是不说话。

宁冲玄是见过自家师尊几次这般模样,只是依然跪在地上,“我溟沧派万年传承下的规矩不能坏,既然掌门真人做了这般要求……”他话未说完,但话里意思已是不言而喻。

“哼,我若一路循规蹈矩,怎会有今天成就。”

孙至言依然用被对着宁冲玄,从宁冲玄的角度恰好能看到少年背部美好的线条,他只偷偷抬头看了一眼,又把目光垂下,只又唤了一声,“师尊?”

孙至言被他唤似是十分烦躁,又将头转了回来,“知道了,知道了,我自会好好呆在门里。”他道,仍是皱着眉,“怎么收了你这样的徒弟。”

“……”宁冲玄见师尊承诺,松了口气,仍是不敢站起,乖乖跪在塌下。

孙至言似乎也正和他赌气,不叫他站起,回头搂了身边美人,和美人不知低声说了些什么,宁冲玄低着头,便能听到偶尔入耳的轻声欢笑。

“师尊……”宁冲玄又道。

“又是什么事?”孙至言皱眉问道。

“师尊可能记得,说过府里不再设有女侍?”宁冲玄道。

“哈,我何时说过这般话?难道又是掌门真人的要求?”孙至言道,将那女子的手握在手中。

“是师尊您曾答应徒儿的。”宁冲玄说,抬起头,无所畏惧的样子,直视孙至言。

孙至言竟被他看他有些不适,毕竟是自己的承诺。只能挥了挥手叫那女侍退下,却口头上依然不愿放过宁冲玄,只问道,“既然女侍不在,难道你来服侍我?”

“谨遵师命。”宁冲玄行了个礼,便爬上了孙至言卧着的榻上。

“……”既然如此,孙至言想了想,似乎也不错的样子。

=====================================

张衍X秦墨白X齐云天

这夜张衍得了掌教真人的金剑传他去掌教真人的游浮天宫。

掌教真人城府非常,此刻唤他,张衍将最近几件事梳理一番,仍是不得要领,索性见招拆招,便上了游浮天宫。

未曾想引路的道童并未将他代入正殿或者偏殿,竟是一路向里而去,似是掌教真人平日里休息的地方。

张衍心中疑惑,但面上仍是如常,道童将他引至门口便躬身离开。

此处设有禁止,张衍不能探知屋里情况,他并不犹疑,推门而进,屋里桌边坐着一年轻俊朗道人,自然是掌教真人秦墨白,另一个坐在下首的却是大师兄齐云天。

“见过掌教真人,见过大师兄。”张衍恭敬行礼,却不知他们二人在此处等自己所谓何事。

“不必如此多礼。”秦墨白虚虚一拖,让张衍也坐在下首,这才道明今日照张衍来此的意图。

“竟然是为了我派的双修功法。”张衍从听闻过门中一些掌故,可境界未至具体事宜也并不清楚,今日从掌教真人口中得到确切消息,他虽大风大浪见惯,却也有些震惊。

“便是如此,成就洞天之后,我派中修士都要寻一位道友合体双修,才能保证灵机不散,寿元亦有提升。”秦墨白道,又看了看齐云天,问道,“怎么,觉得他配不上你?”

“自然是不敢的。”张衍连忙站起,向齐云天行礼,他只是未曾想到,掌教真人竟真想将自己和齐云天结成道侣。许是对自己仍是不放心,才做此决断,抑或是……

“想让你与我之一脉站的更近这一条自然是有的,况且你们两个功法相合,洞天真人合体双修需二人实力差距较小,我自问门中适合与你双修者也只有他一人了。”秦墨白看了看从头到尾未发一言的齐云天又看了看张衍,眼里笑意更深,“当初我问你大师兄时他可未曾有这般推脱。”

“是,弟子知道了。”张衍见状不再推脱,何况齐云天从他修道伊始就助他良多,的确是他心中崇敬的人,和这样的人结为道侣他心中并无抗拒,甚至是有些欣喜的。

“既然如此……”秦掌门道,一挥手,屋内便多了一张十分华美的大床,那你们二人今日便在此处将功法熟悉一番吧。

张衍知道掌教真人的决定如此仓促大约是存了在世家发现之前生米煮成熟饭的心思,也并不推脱,点了点头。

秦墨白手指虚点,有两块玉简化成两道流光,消失在自己和齐云天的额头,张衍粗粗炼化一番,原来是将这合体双修气息运转之事,此物十分详细,身体姿势,气息调整都记录的十分详细,底下仍有小字批注,张衍猜测也是秦掌门的。

他已炼化完毕,抬头,见齐云天也刚好睁开双眼,对自己微微点了点头,两个人便要修习功法,可却又被秦墨白阻住。

“掌教真人?”张衍有些不解。

“你修习的功法太过特殊,你们二人若是合体双修恐怕气息不稳,这头几次,需我坐镇,居中调配。”秦墨白道,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掌教真人这……”张衍和齐云天互相看了看,若是结为道侣,二人以后俱是一体,双修自然没什么,可与掌教真人……

“我作为师长,自然不会因此与你二人结下因果,若是因果仍是师徒因果。”秦墨白看二人犹疑道了一句。

“……”张衍在战场上冲杀从不畏惧,可面对掌教真人白皙如玉的身体,却觉得此事着实有些棘手。

秦墨白似乎看出他并未表露出来的羞涩之意,并不催促,只温和一笑,去问依然站在身边的齐云天,“你可准备妥当了。”

“是。”齐云天躬身一礼。

“既然如此,我便和他先与你示范一番。”秦墨白对张衍道。

眼前之事香艳之际,秦墨白与齐云天俱是修道之人,身体白皙修长,盈盈似有水光流转,可因情事,身上又泛起嫣红,因二人动作,屋中灵气翻搅,让人更加迷乱。

秦墨白动作小心而温柔,唇角依然含着温和笑意,齐云天却是微微闭着眼,眉宇微皱,似乎在忍耐些什么。

“你若再不加入灵机就散了。”秦墨白回头对张衍道。

“是。”张衍不再犹豫。

可到底是并无经验,而功法中,这处细节也并未提及。

他敏感的感觉到他进入的瞬间,秦墨白似乎绷直了身体,便有些犹豫。

他一向杀伐果断,却不知面对这种事为何自己屡屡犹豫不定起来。

“我无碍。”秦墨白道,叫张衍继续行功。

张衍便也听从掌教真人之命,一次进到了最深处。

    1#
    啃肉中 回复于:2015-07-16 23:06:38
    啃肉中
  • 有新文,幸福的哭泣~~~~
  • 2#
    小猪天 回复于:2015-07-16 23:23:46
    小猪天
  • 233333
    很有趣啊,那种视情色如寻常的态度
    想想脸就大了一圈呢
  • 3#
    萌点奇葩的小U盘 更新于:2015-07-17 14:19:17
    萌点奇葩的小U盘
  • 张衍X秦墨白

    现在这个样子张衍不想的,当然秦墨白更不想,但情势所逼,张衍刚成就洞天,因法相太过特殊,竟有些不稳定。

    稳定的方法自然是有的,所以现在秦墨白正分开双腿,艰难的承受着晚辈的冲击。

    这套功法溟沧派已传承千余年,而当真用到的,恐怕也只有他与张衍这一例而已,不说功法双方都需成就洞天这等严苛的要求,便是要师长承受弟子的攻势,便是多少年来都不曾有师长想要动用此功法。

    可张衍对他而言太过重要,而这重要却不仅仅在他的棋局。

    秦墨白皱着眉,身体里的火热让他早已波澜不惊的心有些微微的颤动。这有些失了掌门的威严,因此他干脆转过头去,不去看在他身上肆虐的对他来说太过年轻的人,只是在功法行到最关键的时候攥紧身下早已零落不堪的衣物,忍下被放大了无数倍的欲望的折磨,将功法一遍又一遍的运转。

    这套功法主要在师长运转,弟子只要做好双修的本分事物即可,不用思虑太多。

    张衍从不是犹豫的人,可看着掌教真人将那件常年裹在身上的道袍脱下,露出太过美好的身体的时候,仍然是有些犹豫了。

    他在战场上从不退缩,绝不手软,可现在不是战场,他面对的也不是敌人。

    秦墨白一直对法照顾有加,其中又多少算计又有多少真心他不愿去衡量,可他能有今日成就,掌教真人的关照不可或缺,他也仍是记得第一次见到秦墨白的样子,在浮游天宫下棋的人。如今一路行来,他终于也可以与他比肩。

    “怎么?有所犹豫?”秦墨白似乎注意到张衍动作变缓,出声提醒,声音依旧从容温柔,可隐隐含着些难以压下的情欲,“你可知道大道之途不容你犹豫。”

    “弟子受教了。”张衍低头应道,机会就在眼前他也从不是拖泥带水的人。

    心思已定,张衍不再犹疑,低头,覆上了秦墨白的嘴唇,另一只手却不轻不重的揉捏秦墨白的分身。

    秦墨白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时间很短,但张衍依然捕捉到了,因周身灵机有些微的震荡。

    这套功法原本只是功法,其中没有让他得到满足的部分,而他亦不需要从中得到满足,只要将法相稳定便好了。突如其来的温柔,让他有些不适,可晚辈的心意他也瞬间理解了。未曾想到,一直杀伐果断的晚辈存着这样的心思。

    秦墨白并不拒绝,无论存了今后更好利用的心思,或者对于晚辈的欣赏与爱护,他伸手勾住张衍的脖子,加重了这个吻。

  • 4#
    ←_← 回复于:2015-07-17 14:40:38
    ←_←
  • 还是宁孙那一对比较有感觉像是伴侣啥的……剩下的,一群为了成道啥都无所谓的狠人~~~
  • 5#
    = = 回复于:2015-07-18 04:34:00
    = =
  • 感谢楼主一直投喂,开心地哭了出来
    啊,楼上这个说法也……有一定道理吧,不过我觉得怎么都好啦,这样也很带感不是么……
  • 6#
    面壁 回复于:2015-07-18 11:47:26
    面壁
  • 居然看到了宁孙!喜极而泣!
  • 7#
    萌点奇葩的小U盘 更新于:2015-07-18 14:30:39
    萌点奇葩的小U盘
  • 张衍X陶真人
    ==================
    张衍修成洞天后,也曾拜访过清羽门陶真人。

    这夜,他忽心有所感,解开禁制,便见到陶真人正站在他洞府外。

    “这是……?”张衍不知陶真人为何深夜来访,他也洒脱,索性开了禁制邀人进屋来。

    陶真人原本只站在门前,目光游移,见张衍开门,便坚定了起来,轻轻点了点头,便跟着张衍进屋。

    “不知深夜来访……”张衍话未曾说完,便被陶真宏从背后抱住。

    他因与陶真人交情颇深,并未设防,忽然被人从背后抱住,立时想要挣开,又想到是陶真人所为,恐怕有什么内情,便站在原地不动,但却感到陶真人身上灵机波动,似乎情绪十分激动。

    陶真人一向是冷静自持的,即便是成就洞天,开山立派时似乎也并无今日这般波动,张衍不明所以,依然站在原地只等陶真人后文。
    “你也知晓,我从南华派破门离开是因同门欺压……”陶真宏说,开始时似乎有些犹豫,后来便慢慢坚定平和了起来,“同时也是因我本体质特殊,这身体十分适合双修,因此才会百般刁难。”

    “原来竟有这般过往……”张衍心中暗想,可却不知陶真人将这话告诉他意欲为何,因此并不言语,只继续等待他后文。

    “你已成就洞天,如今我可助你的事本也不多,不妨将这好处予你,可助你提高修为,突破境界。” 陶真宏道。

    “道友你无需如此执着。”张衍道,但二人周身灵机似乎隐隐有共鸣之势,让他感到十分舒适,冥冥中似乎并不想让背后的人离开。

    “你不必介怀,此事我已考虑清楚,也是我坚持的。”陶镇宏道,绕道正面,双手捧住张衍的脸,亲了上去。

    张衍本也是洒脱之人,见陶真人做到如此,便索性坦然受下,况且陶真人一路助他良多,他亦生出倾慕之心。

    陶镇宏一路走来颇多艰难,也是坚毅果决的人,已下了这般决心,便不会再犹疑不决,见张衍并不拒绝,便主动伸手去解张衍道服。

    他知张衍所穿必是至宝,索性并不用道术,十指灵活,一点一点将衣服上繁琐扣子解开。

    张衍并不阻止,宝衣未曾感到威胁,也并无反应。

    陶真人此刻低着头,从张衍角度恰好能看到半个侧脸,却如传闻中一般美艳无双。

    ……之后陶真人就主动乘骑了(喂

  • 8#
    萌点奇葩的小U盘 更新于:2016-03-24 21:23:53
    萌点奇葩的小U盘
  • 题目叫做不高兴好了(喂
    第一句第二句的一半是原文摘录,从这里历史转弯了
    ============================
    不高兴!!!!

    (1)

    司马权道:“还有一事,我那徒儿,就先留在贵派这处修行了。”他如此作为是存了两般心思,一是方心岸所修为玄门正宗,的确留在此地更为合适,二是想要让他那徒儿与昭幽一脉多些接触,毕竟以后很多事情还需仰仗。

    张衍点头道:“道友那徒儿原本是南华派弟子,所修功法更是玄门正宗。贫道就将留在此处好了。”

    二人所说修行却不仅是普通修行那般简单了,虽说不及结为道侣那般亲密无间,但总是有些比普通道友更亲密些的关系的。
    方心岸的确资质过人,若随意安排给弟子们有些不妥,张衍思忖片刻便有了定夺。


    (2)

    方心岸本在外间等待,见司马权安然无恙出得门来,这才松了口气,走上前去俯身一拜道了句,“老师”。

    “我有要事去办,这期间你便留在张真人处修持,一切听张真人安排。”司马权将在张真人修持咬得极重,想了想又道,“此事对你也十分有利,你当要好好表现。”

    “……”方心岸素来是心思极灵通之人,听老师如此说便明了的此种含义,他脸色微微一变,可今日不比往日,这些年他那些年少的轻狂气早已被磨砺的不见踪影,稍稍一想也知晓老师这般作为是也是为了自己,因此咬了咬牙点了点头道,“徒儿知晓了。”

    司马权见他答应微微点了点头,又嘱咐了一句,“到时要主动些,莫要他人为难。”这才架起遁光离开了。

    (3)

    元景清得了师命,言明有一名唤方心岸的修士暂在他处修习,若他不愿也不必勉强。他自然明了在他初修持是何种含义,虽稍有些不喜,可思忖道,既然老师如此定夺自然有其中深意,何况也并非是结为道侣,不过一起修习一段时日,因此也并未如何排斥,将洞府稍稍整理一番,只等那修士向他处寻来。

    过了片刻,便又人通报说洞府外有一位真人求见,元景清本是想着依照如今局势,大约是位少清真人,却是没想到,与他共同修习之人竟是位旧人。

    他当年对方心岸多少有些不喜,可毕竟那已是年少之事,如今看来,也并无什么特别的想法,只站起身依照礼数打了稽首。

    方心岸听闻与他一处修持的是渡真殿主小徒元景清,未曾想到自己竟被如此重视竟可与凡蜕真人弟子一同修持,本是有些排斥的心思也淡了些,只想着此种机会极为难得,万万不可错失了。

    他走进洞府,却未曾想到,见到的是当年旧人。方心岸年少轻狂时,曾认为对方是无门无派的散修,也曾存了打败甚至杀死对方的心思。这些年他一人经历了许多磨难,再再回首时,当年的恩怨已有些微不足道了。

    他如今心思极为沉稳,只收敛了眉目,回了一礼,道了句,“元真人”。

    元景清本是存了想与少清修士一同修持的念想,见来人是从前有些仇怨的旧人,多少有些不喜,可他既然接了老师的符诏,那自然是要遵从师命的,稍稍皱了眉,冷声道,“和我来。”

    方心岸站在此处也觉得有些尴尬,见元景清吩咐,虽是不情愿,可依然点了点头,跟在元景清身后,向里行去。

    (4)

    一路上二人都没再说话,气氛尴尬至极。

    元景清似乎不在乎,方心岸也只能装作不知情,默默跟在元景清身后。

    二人行了半晌进了一间屋内,屋中摆有一张大床。

    “功法知晓吗?”元景清回头问方心岸。

    方心岸未曾想到二人见了第一面便要同行双修之法,虽说此种纯粹是修道之法,并无感情瓜葛,可心中仍是有些波澜,深吸了一口气,才平静下来,道,“知晓的。”

    “好,那就脱吧。”元景清道,他此刻已将衣带解开,抬眼看了方心岸一眼。

    因元景清功法缘故,方心岸被他看的脸色一白,连忙低下头去。

    已到了如此地步,也由不得他不同意了,只得摸索着衣带,缓缓将长袍脱下……

    然后两个人就都不太情愿的H啦!

  • 9#
    = = 回复于:2016-03-24 21:28:02
    = =
  • 好萌23333
    小方也成长了啊……
  • 10#
    (,,Ծ▽Ծ,,) 回复于:2016-03-25 08:12:19
    (,,Ծ▽Ծ,,)
  • 其实突然对撕兄和元小九有点兴趣呢……感觉所有的徒儿里某方面元小九最像撕兄,又对撕兄尊敬孺慕……